2011/10/07

【輕小說】許下的約定 主篇之二

最近呢有點失落
其實目前正在嘗試畫漫畫
不過遇到好多瓶頸所以小說也不想寫
畫圖也懶得再畫很多事情都懶得去做
越做反而越心煩
不過這次打了主篇之二
心情就在這打文章的過程中
慢慢平復了下來
這次的篇幅很短不過我覺得這樣就夠了。
下次開始應該會有一些跟遊戲上不同的表現法出現。
總之我想先停下來慢慢試著把自己歸零,
重新回頭思考自己的作品然後再出發。



  各位朋友,事件發生了。

  從可晴的冷笑話連發攻擊下生存下來之後的隔天,我的診斷報告通知終於出來了。所以很快的我便辦理完出院手續以後,回到了只有待了五天,卻有著熟悉味道的家。
  就在我進到家門以後,莫約過了幾分鐘,一股非常不協調的圍和感充斥著這幾坪大小的房間。被這詭異氣氛影響,身體深處一股難以訴說的悶,讓我不斷在自己房間內像是得了精神病的倉鼠一般繞著我的小茶几轉圈圈。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可以肯定的是,有什麼事件正在發生。到底是什麼?可惡,就差這麼臨門一腳,我就可以衝破疑雲,邁向事實的真相才對......
  這個房間到底在我不再的時候發生了什麼事情?哪邊有決定性的矛盾存在?

  我晃了晃我的腦袋瓜子,環視著我房間內任何奇怪之處,但是什麼結果都沒有。
  好吧,我先冷靜下來好了,既然現在沒有思緒,我就先打款GalGame冷靜下來一下,相信等我攻略完一名腳色以後,一定會有好答案的。

  「我的電腦...我的電腦......我可愛的超昂閃忍們,主人回來了唷。」
  「嗯......我的...電腦......」

  左翻翻包包,右翻翻衣櫃,我找不到我那要陪伴著我一起攻略女魔王們的好夥伴。
  「啊!我的電腦呢?對啦,原來就是這樣啊!我的電腦不見啦!」

  各位朋友,事件發生了。
  其實在我住院的時候,就多多少少有查覺到,好端端的莫名其妙的我竟然就從樓梯上摔了下來然後進了醫院,緊接著還被診斷出心臟病。再怎麼說,這個發展也太奇怪了。現在回到了家裡面以後又發生了主人公的夥伴失竊案......如果我那天才般的腦袋沒有推理錯誤的話......
  這看似會直達戀愛終點列車的輕小說,根本完全是個幌子,事實上是名為某某某的偵探事件簿!然而現在在我眼前所發生的正是這麼多伏筆前的第一號事件,朝澄祐的夥伴密室失蹤事件嗎?

  「好吧,既然如此,我就接受你的挑戰了。我以爺......」
  「你怎麼從剛剛表情就這麼豐富啊?一下皺眉、一下興奮的,不過我也沒興趣了解就是了,我拿電腦來還你了喔,就這樣啦。」
  不知何時突然從中插話進來的是站在我身旁的由萌,她就這麼一臉無關心的表情,然後手上拿著提袋放置於我的眼前,然後我就這麼呆望回看著她,久久沒辦法反應過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
  「啊!一秒鐘就被偵破了啊,妳有必要這樣捏他嗎?爺爺的尊嚴啊!還有,話說妳是從什麼時候進來的阿?我怎麼都不知道妳進來了?而且我的電腦怎麼會在妳手上啊?」
  「哈?你從剛剛門就沒關了啊。我進來的時候還叫了你的名子耶,你就一臉很複雜的一直轉圈圈都沒反應啊。」
  「呃......」
  糟糕,沒有能反駁的話......

  「那......那怎麼會拿著我的電腦呢?難道妳趁我住院的時候偷偷潛入我房間偷走我的電腦嗎?」
  「偷......你腦袋有問題是不是,我偷你電腦幹嘛啊?」
  「那!」
  「你自己叫我幫你保管的,還真敢說耶。我是因為知道你今天出院,還特地拿來還你的,你就用那種態度對我?」
  「呃......」
  呃......糟糕,我有叫她幫我保管電腦嗎?完蛋了,完全沒印象耶。這下該怎麼辦?不管怎麼說,電腦的下落也水落石出了,不管是我不對還是她偷拿,這時候我應該以和為貴再說吧。
  「那...那個......抱歉,我誤會妳了,是我錯了,我真的忘了沒印象了。」
  「你該不會有失憶症吧?哈囉,還記得我這個美少女的名子嗎?別忘了你還欠我三千塊錢喔。」
  由萌就這樣拖著下巴,不斷地來回注視著我的臉。
  「你這傢伙,還大言不慚的說著自己是美少女啊......而且我根本就沒跟你借錢,你少趁機會敲我竹槓。」
  「哈哈,看來你還滿清醒的嗎。那沒事了,我要走了,就這樣啦掰掰。」
  由萌作勢轉身揮了揮手以後,基於好奇的本能,我什麼也沒想的就這麼叫住了她
  「喂,由萌,你要去哪啊?」
  「嗯?去找思淋她們,至於去哪裡是女人的秘密。」
  「啊,是嗎......我也是女人,說來聽聽吧。」
  原本只是轉回頭來跟我對話的由萌,就這麼直接將整個身體轉了過來面對著我。
  「......」
  「......」
  幾秒鐘的沉默過後,我跟由萌不斷的對視著,然後......由萌嘴角一昂,一手伸進包包內以後......
  「那你先把褲子脫下來,我剛好有帶剪刀。」
  「......」
  聽到這句話的一瞬之間,身體不自覺地打了冷顫,下體感受到微微的涼意,我就這麼緊張的屁股一夾,雙手往重要部位一檔......
  「我......我不聽也沒關係了...真的......」
  「不用跟我客氣阿好姊妹,妳不是很想知道嗎?我帶妳一起去吧。」
  「......真的不用費心了。」
  啊啊啊,好恐怖啊,為什麼這麼快就給我換上女自旁的妳啊?還在啊,我的兄弟還健在啊!
  「去......一定很小。」
  「為什麼妳會想到那裡啊!再怎麼樣也不是大小的問題啊!」
  「在跟你盧下去天都快黑了,我要先走啦掰掰。」
  「是是......請您一路好走。」

  啪搭──

  慢慢注視著由萌離去的背影,直到她將門給關上了以後,壟罩在我下半身的低氣壓才終於散去。我吞了吞口水以後,從袋子中拿出由萌還給我的電腦放置於茶几上面,然後按下開機鍵,心情就隨著螢幕上閃動的文字慢慢平復下來。
  「......」
  「對了......可可亞......我兩週都沒跟她連絡過了,不知道她人在不在呢,總之先上線看看好了。」

  熟悉的操作著我的電腦,就這麼按下桌面上的軟體捷徑,然後輸入了我的使用者帳號跟密碼以後,我焦急的等待著登入作業的完成。

  柚子開花,正在登入,請稍等......
  登──

  眼前就這麼彈出一大堆的離線的訊息視窗,除了一些廣告機器人的離線回應之外,其中我注意到了寫滿一大串訊息的視窗,那是來自可可亞的留言。二話不說,我關閉了其他多餘的視窗以後,將注意力集中在那串可可亞留給我的回應上頭。

  「柚子,在嗎?」
  在在,我在我在,對著十七號的訊息說我在也沒不是辦法吧......
  「放我鴿子......」
  「不等你了,我先睡了晚安。」
                     九月十七號的訊息結束

  「最近都沒看到你上線耶。」
  「你跑去哪了啊?有上線的話至少回我一下喔。」
                     九月二十號的訊息結束

  「還是沒出現,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我有事情要跟你說喔,快點出現回我一下。」
                     九月二十一號的訊息結束

  「已經一個多禮拜了,你有沒有看到我的留言?有看到的話回覆我好嗎?」
  「你這樣別人會擔心你耶,這種遊戲不好玩喔。」
                     九月二十六號的訊息結束

  「看來,不能期待你出現了。原本是想當面跟你說的,不過你都沒出現應該是沒有這個機會了。希望你上線的時候還是能夠看到。」
  「柚子,我們要搬家了喔,所以之後我可能會沒辦法上線。到時候應該也不知道會不會再牽網路線,所以過幾天後,我跟嬤嬤就要離開這裡了。」
  「不知道你為什麼這幾個禮拜都沒上線,不過可以的話還是希望你能在看到訊息之後寫封email給我,有機會的話,我會去網路咖啡廳開來看看的。」
  「你一定沒事的對吧?那麼再聯絡了,掰掰,柚子。」
                     九月三十號的訊息結束

  「......」
  這......這不是真的吧?

  我怎麼也沒想到,我滿心期待的再會,會是這樣的開始。
  該怎麼樣的心情去面對螢幕面前那現實的文字......說真的,我不知道......
  最後,我只能傻望著螢幕,輕聲地對著已不再螢幕另一端的她說......

  「我回來了,可可亞......」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