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7/25

【輕小說】許下的約定 序章之一

這作品其實是來自我很久以前曾製作的一款AVG戀愛模擬遊戲。
因為開始嘗試著想要寫一些新作品,所以就把這個就故事輕小說化來當練習。
我重新將原本的故事做了比較有起伏性的調整,
讓這個故事看起來有不同的感覺。
大致上的人物設定也會維持舊有的版本沒有太大的變更,
也沒有預計增加新的人物。

因為這個作品主要還是當作練習用的,
我會盡量在不托到新作品的進度之下盡量慢慢把他完成。
不過未來遇到有插畫的部分,有可能會拖得比較久...
如果有喜歡我的作品的朋友們,
希望你們多多鼓勵阿滴滴O_<
想跟我打屁哈啦的,就來Google+追蹤我唷w




  鈴鈴──鈴鈴──白痴該起床了─白痴該起床了。
  鈴鈴──鈴鈴──白痴該起床了─白痴該起床了。
  鈴鈴──鈴鈴──白啪!

  老實說,如果鬧鐘的發明是為了在某個時間點上叫人起床的話……
  那麼…我覺得它應該是世界史上最不符合人體工學設計之一的產品。
  想想看,睡眠是哺乳類動物普遍特有的休眠機制,為了恢復一日內所消耗的能量而產生的主動過程。但是人類卻創造了那完全不懂得體貼的鬧鐘,用吵死的警示音強迫喚醒睡眠中的人,更扯的是鬧鐘竟然是活過好幾個世代沒再進化過的工具。所以每當我被毫無人性的鬧鐘叫醒的時候,我總會這麼想……希望在這個現代科技高度發達的社會中,有哪個人能夠盡快製作出讓人豪不痛苦就能夠從睡夢中起來的工具,那麼...我一定會成為第一號忠實消費者。

  「呃……現在是什麼情況?」

  嘗試睜開我那柔弱的眼皮,依循著本能而伸出去的手將昨天才拿出來的鬧鐘給關掉。

  「……這是什麼鬼鬧鐘啊?原來老姊那王八蛋說的就是這麼一回事!什麼包你醒鬧鐘…看來這錢真是沒白花了。」
  我手上抓的正是上個月老姊送我的生日禮物鬧鐘。而圓滾滾像個兔子一樣的造型鬧鐘,鬧鈴時間一到就會拔掉自己的耳朵揮來揮去發出奇怪的聲音來。已經夠獵奇了還不打緊,最讓我討厭的部分就是,那個該死的鬧鐘還會一直白癡白癡的叫才真正讓我受不了。

  啊…真是讓人一肚子氣。

  昨天晚上為了整理自己的房間因此全身痠痛著,現在似乎又因為睡眠不足身體充滿著莫名的疲勞感。我看了看被我丟棄在茶几旁邊的上課用包包想著……

  翹課──?
  不行啊,我新生報到已經翹頭了。今天再不去,鐵定會引起班上同學關愛的眼神。之後看到我應該都會認為我是怪胎一個。如果因為這樣就被排擠了,那我這三年的校園時光一定會很淒慘的。
  所以私下跟棉被達成共識約好放學後不再離開你了以後,我稍微洗了洗臉打起精神,然後收拾了一下茶几上的垃圾,關上了門便離開家往學校的方向前進。

  那個時候……我竟然完全沒有注意到鬧鐘其實已經被我調慢了一個鐘頭。
  直到我走在上學途經時發現整條路上竟然沒有半個人的時候,我才終於了解到「啊…我遲到了。」的這件事實。


  今年因為考上台中市區的學校,爲了通勤問題而搬來學校附近住宿。經由老姊介紹很順利的,就在離學校不用十分鐘的路程中,找到了不錯的地方!
  原本上星期六的時候是學校預定的新生報到,一般來說,通常只是去學校辦理領書問題,以及繳交身體健康檢查表、之類的瑣碎項目,我卻因為睡過頭而完全無視新生訓練的存在!
  呵…我想能悠哉到像我這樣的人,班上應該沒幾個吧?
  我拉了拉身上的衣服,重新整理自己的儀容然後假裝正經的走過校門口的警衛室。就在我慶幸著順利地通過警衛室以後,我的腳步就這麼停了下來。腦袋像是被什麼東西給填滿一樣,完全不知道自己該何去何從。

  眼前似乎稍微閃過一張日程表的畫面,就在這個瞬間我知道這份違和感究竟來自何處了──
  沒錯……因為新生訓練翹頭的關係,所以我還沒真正去過自己的班級教室。我除了知道自己是語文系的之外,其他的一無所知……就這樣呆呆的站在校門口附近不斷思考著各種解決辦法。在拿不定任何主義的情況下,最後我決定先到處看看各樓層的一樓班級牌來推測自己班級的可能所在地。

  就這樣一路順著路走著,我來到了一棟在水泥牆上標示著B的大樓底下。
  有個高挑的身影吸引起我的注意──
  
  那個女孩正站在教師室門牌的底下,手上似乎抱著些什麼東西背對著我。
  纖細高挑的背影還留著一頭非常亮麗的黑長髮,隨著微風吹拂的髮絲在他的身後來回擺盪著。
  只見她稍微往門口輕輕的點了點頭以後,就將頭轉向我這邊慢慢的走了過來。
  應該是發現呆站在走廊底下的我而感到好奇,那烏溜的雙眼就這樣眨阿眨的注視著我。
  當他越來越靠近我,我們彼此的視線不斷的交會。我那不知道怎麼長的反射神經,在我回過意識來之前竟然搶先一步行動了。
  「唷……你好…那…那個看起來很重,需…要我幫忙嗎?」

  看樣子……我的反射神經是長在下面的。有生以來第一次的搭訕竟然是毫無自覺的,這實在是太令我遺憾了,我不斷在心底責難著下半身……

  「嗯…那個……」
  「……」

  少女停住了腳步有點疑惑的發出聲音來。還沒聽完她想說些什麼的我吞了吞口水,全身開始緊張了起來。「完蛋了,我會被當成變態的吧?」腦海中不斷出現類似的負面情緒。正當我陷入無限自責的泥沼中的時候……

  啪搭──

  沉默就這樣被劃破,我們彼此被一個奇怪的清脆聲響給吸引住。我跟她同步的慢慢將頭低下一看,數枚散亂的紙張灑落在地板上,看來應該是她手中抱著那份資料有一小部分從她的胸懷裡面滑了出來。看到這幕的我,很自然的就這麼蹲下去想要把那些紙張撿起來,然後她也跟隨著我的動作壓住自己的裙子蹲了下來。
  就在撿拾著紙張而發出的特有的聲音的同時,
  然後...那個女孩用著極為可愛的聲音說著……

  「謝謝……」
  「……」

  被這溫柔的道謝包圍的這個瞬間,我應該是要飛上天了吧?就這樣不斷看著她那極為靠近的可愛臉龐,以及那俏皮的平瀏海跟黑長髮所散發出來的公主氣質。全身像是被觸電了一樣打起了三十二分之一拍長的的哆嗦。因為太過緊張沒辦法停止那該死的顫抖的我像個生鏽的機器人牙齒嘎嘎作響的說道……
  「不不不不……用用用用……客客客客……氣氣氣氣……」
  我在幹什麼啊!這樣不是越來越像變態了嗎?
  頭皮冒出冷汗來,因為試圖想要化解尷尬…
  「哇…哈哈哈……哈…哈……」
  我發出了一陣陣詭異的笑聲來……

  好的,看來這是多此一舉…我只要乞求等等眼前這個美少女不要拿起手機按下119就阿彌陀佛了。我的一舉一動在對方眼裡看來應該是個十足的痴漢吧?
  腦海裡不斷演練著眼前這個少女拿出手機的瞬間,我究竟該如何求情的時候,她那臉上訝異的表情慢慢轉變成柔和的微笑,然後……

  「哈…哈哈哈…你剛剛那個是怎麼回事啊?有必要緊張到咬成這樣嗎?」
  「……」

  一時還沒反應過來,只見眼前這個少女一手摀著嘴巴,一手抱著資料就這麼笑了起來。稍微有點錯愕的我,就這樣傻傻地看著她。在大約欣賞了他十秒鐘過後我終於回過了神...然後用可能是我這輩子最害羞的聲音回答了這個過時的問題。

  「哈…抱歉……」
  「嗯嗯,不用在意。謝謝你幫我撿東西。」
  「啊…不用客氣……」

  將腳邊撿起來的文件很順勢的還回給他了以後,她笑了笑緩緩的轉過身去對著我揮了揮手。
  眼睛不斷追隨著她離去的身影,周遭還嗅的到她那尚未散去的體香。
  我就這麼目送著她那纖細又高挑的背影……


  
  下了這樣的結論

  「這這這這這…就就…就就就……是是是…戀戀…戀戀戀……戀………」
  
  就在這時候…我那深藏於心底的少女心......
  開花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