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0/14

【輕小說】許下的約定 主篇之三

這篇說真的寫得不是很滿意,從原本腳本裡面提出些許東西
主要是為了添加腳色卻寫得零零落落
我想要在下篇開始更改許下的主軸劇情還有人物性格。
搭不上先前的感覺也沒差
怎麼讓題材有趣是目前我比較想知道的。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今天從早到現在就不停下著大雨,滴答聲像是一場無止境的演奏一般,不斷的環繞在我的耳邊。我不知道該如何確切的形容目前的心情,如果真的要我回答的話──

  「好吵......」
  或許我只能硬擠出這兩個字而已。

  倦怠的趴臥在自己的課桌椅上頭,我那隔壁好鄰居由萌小姐,似乎正很努力的在課本上塗鴉,讓我深深稍微同情了一下在講桌前努力授課的微積分老師。
  打從昨天看到了可可亞留給我的訊息後,一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實際的入眠過。即使維持著死人狀態般的樣子,但是我還一直保持的些微的感官在運作。這大概就是一般人所俗稱的淺眠吧?失眠的經驗倒是不少,淺眠說真的還是頭一次,這真是一種折磨人的睡眠方式,能不斷地感受的到時間緩慢的流逝,那種感覺就好像現在一樣,一天之內連續上了十二個小時以上的微積分課程。相信聽到這裡的時候,一定有很多數學笨蛋們會抱著自己的大腦不斷哀號吧。所以......不管如何,我不打算讓自己待在課堂上發瘋,所以打算等等上完這堂課以後就回家去。

  噹噹噹噹──

  「回家吧。」
  下課鐘聲一響以後,沒有對象,我對著自己如此地說著以後,順手就拿起了書包準備離開教室。

  「疑?你要去哪啊?」
  突然闖入我自言自語世界的,是下課後依然為三角函數圖形畫上五官以及蕾絲邊的由萌小姐。雖然現在的我實在是沒有搭理她的興致,不過再怎麼說當作沒聽到一樣走開也太過失禮了,所以我勉為其難的轉過身後說......

  「我要先早退了,先這樣啦,掰掰。」
  「你為什麼要先早退啊?哪裡不舒服嗎?」
  「啊啊,我有點失眠,先回去睡覺了。」
  「喔喔,好吧,掰掰啦。」
  「掰。」

  如此這般,非常無聊的一搭一唱後,我轉身離開了教室,準備回到那可可亞不再另一端等待著的房間。

    ****

  「好了,現在我該何去何從呢?」
  我眼前正對著的,正是開學時期讓我頭上開包的元兇,那條通往我們班級教室以及回到我家所必經的大樓樓梯。腦袋瓜子瞬間就稍微閃過當時與可晴擦肩而過的情景。或許現在可晴真的從樓梯走上來的話,我大概會嚇得寒毛直豎吧?
  一步一步地慢慢地走下樓梯,我的腦袋瓜子則是不斷地回想著可可亞的事情。然後,就在名為邂逅的樓梯轉角處上......

  砰搭──

  肩膀傳來一震撞擊的疼痛,我從恍惚的神遊狀態中回到現實,映入眼前畫面的是一名倒臥在地板上抱住自己的膝蓋,痛苦不堪的人。
  事情來的太過突然,我有點驚恐的立刻蹲下查看著他的狀況。

  「喂,你沒事吧?哪邊受傷了嗎?」
  「嗚......呃......」

  沒有回答,那名同學持續著一臉痛苦的神情不斷的悲鳴著,聽到那聲音,令我全身開始發寒起來,然後抱著極大的罪惡感,持續著想釐清現狀。

  「膝蓋怎麼了嗎?給我看看。」
  「呃......」

  二話不說,我有點強勢的直接把他的手給拉開,他那被鮮血染紅的雙手,就像畫筆一般輕易的在我手上留下接觸過的印記。從那被我移開的雙手下,同樣被鮮紅色血液給染黑,膝蓋處一條長約三公分左右的撕裂傷。

  「好...好嚴重......怎麼會這樣......」
  看到如此嚴重的傷勢,我不禁吞了口口水,整個人陷入了歇斯底里的情緒中。

  「這......怎麼可能會弄成這樣?是被什麼東西割到嗎?可是這邊不可能有尖銳的物品阿。」
  說著說著,基於逃避的心態,我不斷晃著腦袋查看著四周的環境。然後就在欄杆的銜接處上發現了凸起的螺絲釘,上面還殘留著些許的皮膚組織。

  「是......是這個嗎......」
  「嗚....啊......」
  「啊!抱歉,你站得起來嗎?走,我們立刻去保健室。」
  「嗚....啊......」
  「抱歉了,你先忍一下下,來我扶你。」
  「啊!」

  雖然聽著他哀號真的很不忍心,不過現在最前提還是要把他帶去保健室再說,所以我有點粗暴的直接把頭從他的腋下跨過整個人用身體慢慢扛起他來,然後扶著他一步一步慢慢往樓梯下走。
  這短短的三樓大約花了十幾分鐘,途中還不斷聽著他忍痛的悲鳴聲,讓我今天原先鬱悶的心情一掃而空,目前只在乎著對方的傷勢狀況。途經了幾個廊下以後,我們終於步履蹣跚的來到藝文中心一樓旁的保健教室,就在我嘗試著想要拉開門的時候,怪事發生了。

  咖咖......

  「疑?」
  當下不知道發生什麼狀況,只是覺得門的反應跟我預期有很大的落差,不假思索的二度嘗試拉門的動作。

  咖咖......

  「疑?」
  這......鎖住了嗎?這怎麼可能!為什麼會鎖住?我就像記憶體滿載的電腦一樣,緩慢的執行回送再檢查的程序。其運算的結果還是跟剛剛無兩樣。

  「為什麼會鎖住了?」
  「嗚啊!」
  「糟糕,該怎麼辦啊?這樣下去......」
  「呃......」
  「該怎麼辦好......」
  真的慌了,我稍微低下頭看了一下他的膝蓋處,血液就這麼緩慢被地心引力吸引住往地板而去。而他的臉色開始轉為青白色,失去了些許人類應該有的血色。當下讓我緊張的冷汗直流,腦海中不斷想著其他的可行方案。最後其結果,是令我自己也備感驚訝的答案。

  「不會太遠的,保健室門鎖著,雖然沒辦法了但是也只能這樣了。我先用領帶幫你止血,然後立刻來我家,我家很近的,到我家以後我再幫你處理傷口。你先坐下來一下,我先綁住你的傷口,稍微忍耐一下喔。」

  毫無邏輯性的劈哩啪啦說完以後,二話不說著,我先把他放到地板上坐著以後,立刻解下領口前的領帶,然後直接環繞住傷口以後打了個我唯一會用的結,蝴蝶結。接著立刻再度扶起他來,不假思索的慢慢扛著他朝著回家的路途前去。我們就這樣淋著雨,也搞不清楚留在我臉上的究竟是緊張下的冷汗或雨滴,一路上一跛一跛夾帶著緊張的氣氛回到了我家。

  「到了喔,你還好嗎?千萬不要睡著啊!死掉怎麼辦?喂喂,還活著嗎?」
  「......啊......啊。」

  聽到他那虛弱的回應聲,讓我稍微放鬆了一下,我扶著他來到我的床邊處以後,讓他依靠著床坐著,然後從浴室裡頭拿起毛巾跟吹風機還有衛生紙往他身上遞了過去後說......

  「你先把傷口還有身體擦乾,如果冷的話,就拿棉被先蓋著身體,你在這邊等我一下,我立刻去買藥水回來,要保持清醒啊,知道嗎?」
  「呃...哈哈......你...你太誇張了啦......」
  「知道嗎!」
  「知......道.......」

  得到滿意的回覆以後,我立刻飛奔奪門而出,然後朝著附近的便利商店前去。

  叮咚──

  一進到商店以後,迎面竄出的空調,令我不禁地打起的冷顫。在門口抖動了一下,雙手環抱著身體以後,縮起脖子便果斷的走入商店內,立刻從架上找到了紅藥水以及消毒水,但是翻來翻去就是沒看到關鍵的繃帶。緊張之餘,立刻拿起了替代品跟一些麵包以後前去櫃檯區結帳,然後奔回了自己家。

  趴碰──

  「喂!你還好嗎?」
  「啊......托你的福......」
  氣喘呼呼的跑回家中後,終於還看的到他的反應,終於讓我放下了心中的大石。萬一一個不小心,我成了殺人犯的話這也實在太過可悲了一點。所以從剛剛到現在,我一直懷著戒慎恐懼的心情。
  往前走去來到他的身旁,我將購買來的東西放在茶几上以後,觀察著他的狀況。臉色維持著鐵青的樣子,傷口部分似乎沒有先前那般的大量出血的狀況。我吐了口大氣以後,終於可以平靜地說道......

  「呼......太好了......總之,我先幫你處理傷口吧。來你的腳過來一點。」
  「啊......麻煩你了。」
  「藥水會有點痛喔,你稍微忍耐吧。」
  「呃......嗯......」

  從袋中拿出紅色以及白色兩罐藥水以後,我立刻專注於眼前的傷口消毒作業,過程中還伴隨著奇怪的悲鳴音效聲。

  「好了,再來把傷口包起來就沒問題了。」
  一手順勢就接著伸進了塑膠袋內,拿出我在便利商店所購買來,代替繃帶的替代品。
  「......」
  「來,你的腳打直放平一下。」
  「這......」
  「怎麼了嗎?快點放平啊。」
  「呀......我說......」
  「嗯?」
  視線一直直視著他的傷口處的我,因為他的腳始終毫無動作,我稍微將頭抬起來回看著他。臉色帶有比剛剛多的血色,但是表情卻異常的扭曲,不自覺的我,便回報對方一個疑惑的表情。

  「那......那個是什麼......」
  「你說什麼?」
  「我說......你手上拿的那個......」
  「喔,衛生棉啊。」
  配合著他的提問,我看了看一眼手中所拿著的夜用型加量版本衛生棉。
  「所以說......為什麼是衛生棉?」
  「啊,沒辦法啊。因為超商繃帶好像賣完了,我只能買其他類似的東西而已。這東西不是可以用來吸血嗎?那麼我想傷口也沒問題吧?」
  「這......你要這麼說......也沒錯啦......可是......」
  「疑?有什麼不妥的嗎?」
  「沒......沒事......」
  「好啦,快點讓我包一包吧。」
  「我......我知道了......」
  放下腳以後,我立刻拉著兩片翅膀對準了傷口的中心點,將衛生棉放了上去,然後隨手撕了幾片膠帶貼在周圍固定好。
  「這樣就OK啦!」
  「那......那個......」
  「嗯?」
  「呃,我可以拜託你一件事情嗎?」
  「什麼?」
  「可不可以,不要保留衛生棉的外觀......」
  「嗯......」
  聽到他這麼一說,我看了看剛剛經過我巧手包紮過的傷處,兩根翅膀裸露在外,整體看起來還保留著八成的原始造型。
  「說的也是......」





    ****

  時間來到夜晚的黃昏時刻,經過了早上那般突如其來的遮驣以後,莫名地現在全身有很嚴重的疲勞感。就在我替他包紮完傷口,短暫的進食休息過後,他就這麼滿懷著謝意的先行離開。看他那誠懇感謝的樣子,搞得我自己真是不好意思,明明就是因為我走在路上發呆的緣故,才害得他受了這麼重的傷,他不責怪我就相當感恩了,哪還好意思收什麼謝禮之類的。
  不過......話說回來,我好像忘了問他名子了呢,不遇見他是還好,不過在同一間學校,如果不小心再碰到他,還是這樣咿咿喔喔的稱呼他果然還是太沒禮貌了。唉,算了。至少怎麼說人沒事就好了,最起碼今天能夠安心地睡覺了吧。
  正當我收拾著心情,稍微沉浸在望著窗外還不斷下著雨的夜空時,門口傳來一陣陣敲擊的聲響。

  叩叩──

  「這個時間是誰啊?」
  拉起了窗簾,轉過身來憑藉著日常的習慣本能,我來到的自家門口處並且打開了門。

  「阿祐啊。」
  「疑!是管理媽媽。怎麼了嗎?」

  出現在門口的是不算太常見的管理員媽媽,也是所謂的房東。至於為什麼我會稱呼他為管理媽媽呢。其實是因為,管理媽媽通常不負責房租的收善作業,只是個很熱心愛管閒事的媽媽而已。一般來說多半的大小事務都是交由管理媽媽來完成的。有時也會看到她帶著茶飲點心三不五時跑到一些其他的房客房間內作客聊天。對於這樣的中年生活,我想應該算是滿充實幸福的吧。

  「阿祐啊,今天有收到你的信喔,來在這邊。」
  「喔!是嗎,謝謝你管理媽媽。」
  「還有這邊是今天一點點吃剩的仙貝,只有一小袋而已,你拿去吃吧。」
  「哈哈......是嗎,那我不客氣收下了,謝謝。」
  「對了,你身體有比較好了吧?你媽媽之前還有打電話來給我耶,要我多注意一下你的身體狀況。」
  「啊,沒問題的,下禮拜也會準時回診的,不用擔心。」
  「是嗎?那你早點休息啊。」
  「啊,謝謝管理媽媽,晚安。」
  「晚安。」

  房門一聲清脆的關門聲響從房內消散以後,低下頭一看我那手上數枚的信封。代替了原本的關門聲,手上那些信封發出紙張應有的獨特聲響。

  「電話帳單.......跟......」
  看了看最上層的信封,是早已熟悉到不行的電信帳單,然而底下還夾著另一封茶色信封袋裝著的信件,而上面......
  「這.......這是......什麼.......」
  現在去照鏡子的話,我想我應該會被自己現在的表情給嚇到噴飯吧。該說複雜還好,還是疑惑好,總著伴隨著表情,我帶著極為微妙的心情,直接唱讀了信封上面寫下的文字......

  「收件人......柚子開花......」

  好吧,讓我用這句話來做為今天的結語好了。

  「管理員媽媽.......我的名子不叫柚子開花......」
  看來......今晚我註定又要失眠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