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9/19

【輕小說】許下的約定 主篇之一

提早終於把主篇開始連載了,未來應該會穩定的發刊。
本回沒有插圖,因為主篇的量太大,要每回都畫的話,
對現在的我來說實在是要花太多時間了。
不過在一些重要場景裡面一定還是會有插畫作品的。
實在是因為作品都是我自己在寫在畫,時間上比較缺乏。
希望這點大家能體諒。




  這是第幾天了?
  每當我醒來以後這不變的氣味以及景色。
  像是色盲患者一樣,這個世界只留下白色以及簡單的灰階漸層。或許還帶著些許的淺綠色,但是我辨識不出來,在我眼中還是像黑白色一樣毫無生氣。我的世界中除了色彩被奪去之外,令我難以忍受的是這股非常不舒服的氣味,瀰漫在我的周遭,永遠揮之不去。死亡與消毒水交織出來的迷幻味道,其中還混雜著一些棉被裡水氣無法蒸發乾的水臭味。代價似乎還嫌不夠,這殘忍的現實甚至剝奪了我的聽覺。真的從沒想過世界是這麼安靜的。在這四坪大的空間裡,沒有任何電器的運轉聲響,也聽不到風流動的細微弦律。感覺早已經不像是自己身體般的無法控制,不時的抽蓄我的頸子。身體沒有任何的感覺,時間似乎拋棄了我一個人。我被留下來了,沒有人告訴我原因。好像是從死亡的國度重新度過三途河回到了人間一樣,身體一點一滴,重新分解再構成。


  開學的第四天,心臟突發性的心悸,我從樓梯上摔了下來。
  日曆本上,這是我畫滿的第二十個「X」字標記。


  「呼......」
  深吸了一口氣,我垂著眼皮開始對著自己自言自語。

  「心臟病,都跟假的一樣。」
  說著話的同時,不自覺的手就壓住自己的左胸口。
  搞什麼鬼啊真是,這又不是活生生的電視劇。只是摔了一跤,就被莫名的診斷出有嚴重的心律不整,現在我的頭上還留著跟牆壁第一次親密接觸後愛的痕跡,整顆頭包得像印度人一樣,我得罪誰了啊!

  拿起放在身旁的記事本,翻開了封面。
  上面記錄著從我第一天醒來驚訝不已精彩的序曲,去做心電圖以及病理切片的恐怖怪談,以及頭一回如此思念可可亞那個夜晚的心情告白,最後無聊到對著尿斗大唱〈小城故事〉的發瘋過程。

  「唉......好久沒跟可可亞聊天了,不知道她會不會擔心呢,真想出院啊。」
  坐臥在病床上深深吐了口氣,然後回顧著當晚寫下對可可亞思念害羞的心情記事的同時。

  碰趴──

  一聲巨響瞬間震撼了優游於冥河途道的我,嚇得我手中的記事本掉了下來,脖子還差點差點抽筋到轉不回來。

  「哈哈,想出院?等我畢業以後就可以讓你出院了。」
  「......」
  好的,現在我的眼前出現了一手大大推開房門,另一手撐著腰部,表情跩的跟動畫反派腳色一樣,紮著雙馬尾的怪女人。
  看來這個傢伙應該是我那隔壁好鄰居,陳由萌小姐沒錯。我該從邊吐槽她好呢?那反派腳色一般的自演功力?還是為什麼隔著一扇門她還能聽到我剛剛說我想出院的事情?不管哪個選擇似乎都會無端浪費我的體力,我還是普通一點展開正常的對話好了。

  「妳有聽到我剛剛在這邊喃喃自語說想要出院?」
  「沒有啊,隨便說說而已。」
  「......」
  就這麼熱情的視線對視著莫約幾秒過後......

  「醫生,我不想活了,幫我安樂死吧。」
  我隨手抓起擺放在床頭上的呼叫按鈕,當然我沒有按下去,純粹是想發點牢騷而已。

  「......」
  由萌就這樣呆站在門口,用著死魚眼一般的眼神望著我後,四個字──

  「我可以讓你多睡幾個月喔。」
  暴力威脅。

  「不...不不要,是我不好我開玩笑而已。」

  她是陳由萌,一入學因為遲到浪漫而扯出史上最麻煩的孽緣。雖然講話尖酸刻薄,不過事實上只是個傲嬌而已。在我住院的這段期間,偶而會像這樣壯烈登場三不五時來騷擾我一番。雖然身材發育上有點哀傷,不過說實在的還算是滿可愛的那種類型。如果在別人面前,她能少開點口,我想對某些特定族群來說她應該還算是滿受歡迎的才是。

  「拿去,我今天帶了熱可可亞給你喔。」
  就在我還分析著由萌的攻守範圍的時候,她突然將手上提的小型紙袋遞過來我的眼前。上面印著Hot Cocoya的英文字母。但是瞬間讓我有所反應的不是由萌的慰問品,而是剛剛她口中所說的那句關鍵名詞。

  「什麼!可可亞!妳把可可亞帶過來了?」
  
  「不就是杯熱巧克力而已,你在驚訝個什麼勁啊?」
  被我的認真回應給驚嚇到,由萌往後退了一步以後,強裝鎮定的回吐我槽。

  「......呃,沒事,純粹自High而已......」
  頓時間才反應了過來,我有點失落的替自己圓了場,然後從由萌手中接下了那杯用紙袋裝妥的熱可可亞。

  「謝啦,天氣冷的時候喝可可亞真是讓人心暖啊。」
  我一面喝著這到冒煙的可可亞,由萌也一邊把手掌心往我的眼前遞。搞不清楚狀況,我反覆的在由萌的臉以及手掌心上來回注視著。

  「幹嘛?」
  「錢啊,你以為這杯可可亞路邊撿來的啊!」
  「......」
  我用雙手捧著喝到一半的可可亞往由萌的手掌心上放以後,面對著由萌雙手合十──

  「謝謝招待。」
  「哪裡,招待不周是我的失禮呢。」

  碰──

  說完後,由萌就一拳直擊在我的肝臟上,這似曾相似的感觸讓我一瞬間回想起前幾週與由萌相處的片段,片段裡面,處處充滿著我被這女人欺負的情景。

  「哇靠,......妳是不會輕一點喔。醫生,這邊有個被虐待的病人......」
  按壓著我的腹部,在沒經過思考的情況下,我低著頭喃喃自語。痛處慢慢緩和下來以後,在我稍微把視線移回上方處的時候,我看到了。
  由萌那細小的手背上,浮出了青紫色的粗大血管──

  「我......我開玩笑的......而已......」

  碰碰碰碰碰──

  「必、殺、技。再見了,老爸老媽,謝謝你們把我養得這麼大,對不起,老姊老妹,平時老是對著你們凶。來世再報答你們的恩情了。」

  說完話以後,我一個有如溜冰選手華麗的空中(屁股撐起身體)轉體,以慢動作倒臥在病床上。

  「......你演夠本了嗎?」
  由萌用著有如看垃圾一般的眼神,俯瞰著躺在病床上我那優美的死態,回看到她那不屑一顧的表情,讓我興致全失不知從哪下一歩好。

  「......」
  「你什麼時候才能出院啊?」
  「天知道,我今天早上又做了一次基本健檢了,不過醫生說等個報告大概要個兩三天,所以我想應該還會再待個幾天吧。怎麼?捨不得我啊,放心啦,我很快就回去了,不要寂寞喔。」

  「......」
  大概沉默了數秒鐘,那雙看著垃圾一般的雙眼變得比剛剛更為細小,然後什麼都沒說的她,就開始在這不到四坪大的小空間中,四處翻箱倒櫃一番。

  「......對不起,是我錯了,不跟妳搞笑了。拜託妳不要在那邊翻可以殺人的武器,那個樣子看起來超獵奇的。」
  我雙手半舉試圖做出投降的動作,只差沒有脫下我的白內褲來揮舞。

  「好了啦,我也快受夠配合你的白痴了。」

  碰趴──

  門口一陣巨大的響聲介入我跟由萌之間,我跟由萌很自然地朝著門口處望著,兩個身影就這樣站在門口處,慢慢朝著門內走了進來。

  「喔嗨喲!」
  好的,用著這古風到不行連鬧鐘鈴聲都不屑在裝設這種效果音來開場的,是個頂著大粉紅頭的女孩。另外在她身後手指按壓在額頭上嘆著氣的,則是我曾在體育場館上見到的那名俏皮短髮女。

  「你好,我們來打擾了,有帶慰問品喔。由萌說你這兩天可能會出院就來慶祝一下了。」
  身後這名短髮俏皮妹眉頭依舊表達無奈的說著,提了一小袋東西到我跟由萌眼前後,由萌順勢了接了過去。

  「喔,謝謝。你們還特地帶慰問品啊,也不用這麼......」
  「笨蛋,這又不是只有你的份而已。」
  我的招呼還沒打完,由萌立刻緊接著反嗆著我,害我那漂亮的雙眼皮立刻瞇得只剩單眼皮。

  「那袋裡面是什麼?」
  「嘿嘿......」
  只見由萌不懷好意地笑著,然後手伸進袋中翻攪一番後,拿出來的東西是......

  嗯,看起來是個很像飲料罐的鐵罐子,帶有粉紅色印刷,上面印了水蜜桃似的圖樣。
  嗯,看起來只是個普通的鐵罐果汁飲料而已。
  嗯,那麼誰可以告訴我,為什麼包裝上面印有「飲酒過量有礙健康」帶有押韻的幾個紅色大字呢?

  「這個......不會是...酒吧......」

  「這個不是酒喔!是水蜜桃酒喔!」
  從由萌跟短髮俏皮妹之間縫隙竄出來,頂著粉紅頭的天真少女就這麼語氣堅定地說道。眾人將視線集中在她身上,就這麼對視著那天真無邪的雙眼──

  「......」
  決定績一點德、存一點善、發揮慈悲,什麼都不吐槽了。


  他們是邱可晴與鄭思淋,事情要從大約三個禮拜前說起。
  之前因為心臟病發,讓我倒臥在樓梯間,據說就是這位名為邱可晴的粉紅頭少女求救讓我撿回一命的。緊接著隨尾而來的由萌,就這麼撞見了天然呆殺人命案現場以後,立刻當場扣押了嫌疑犯,一同將屍體抬上救護車、進焚化爐......
  喂喂喂!我說該死的由萌,妳當初真的在我昏昏沉沉剛病醒時是這樣說的嗎?為什麼我現在回憶起來這麼具細匪夷啊!還有焚化爐是垃圾才會進去的吧!起碼留點尊嚴給我讓我進火化場啊!
  夠了,被扭曲的真相不值得我們去追逐。回來正經的,事後她們幾個似乎是一拍即合成為了好朋友,偶而會像這樣看到她們過來探病。不過說起來神奇,如同之前一般,幾乎每次見到她的時候,偶而都會讓我有心臟病發的預感。
  那麼另一名當然就是她的好友了,相信大家都很期待這名可愛的俏皮美女了吧。那麼先讓我們把公主病以及天然呆放到一邊,把注意力集中在這名可愛俏皮美女的胸口......
  果然這才叫天堂吧!光是想像一下布料下那令人興奮的軀體,就不自覺得讓我分泌著唾液猛吞口水。感謝出生時在選擇天賦的時候,我就特意把腦補技能點到最高了。
  思淋是個外表相當可愛,帶有點肉感的女孩,意外的有點嬰兒肥卻讓她看起來魅力十足。跟可晴兩個人總是愛一搭一唱的。不過由於可晴本身搞笑功力太差,所以擔任費神費心吐槽腳色的總是思淋一個人。因為兩個人總是結伴同行,所以在校內又被喻為「粉紅肥姐妹花」。不過我想,最近加入他們的由萌會很快的成為新的主打商品,進而進化為「粉紅肥又萌姐妹花」。

  「......你們帶酒來......不會是想在這邊喝吧?」
  「沒關係啦,你這邊這麼偏僻,也沒什麼病人不會被發現的吧?」由萌一口事不關己的樣子回道。
  「你們就算了,要是我口中散發著酒精味的話,到時候被醫生或護士小姐發現的話,可是會很慘的耶。」
  「臉紅紅臉紅紅。」在旁邊看著我跟由萌大戰的可晴天外飛來意義不明的一筆。
  「不會有事情的啦。你怎麼這麼愛瞎操心啊,是男的就不要囉嗦。」
  「妳等等就走了當然不會有事情,有事情的都算我頭上......」
  「你這傢伙真的比女人還要囉嗦......」
  「嗚咕......沒有人理我......」看著我跟由萌一來一往的可晴,慢慢地蹲下來輕聲地感嘆著。一臉看起來十分的哀傷與難過,所以讓我暫時放下與由萌之間的交鋒將注意力轉向她。
  「啊哈哈,可晴那妳會喝酒嗎?你可千萬不要在我的病房裏頭跳脫衣舞啊。」
  「誰會跳啊,告訴你我可是很會喝的,等等你就別先跳給我看!」
  「欸,妳真的有辦法喝啊?」語做驚訝的是一臉不屑的由萌。
  「可惡,你們都小看我!」
  避開憤怒的可晴以後,由萌緩緩走到思淋身邊問道。
  「喂思淋,她真的有辦法喝嗎?」
  「......她是不會跳脫衣舞啦,不過這個就......」


  時間是「抱歉,再讓我多睡五分鐘。」的之後──


  「............」
  以上的沉默是排除某人之外的三人。
  「呼姆......」
  以上的呻吟是排除三人之外的某人。

  「呼姆,小棉被......小棉...小棉被......」
  霸佔我病床,緊緊抓著棉被縮成球形的是那粉紅的天然少女。我們三個無言地看著眼前這謎樣的棉被與人類合體的生物。率先打破沉默的是思淋口中發出來的特效音。

  「噹噹,正如各位觀眾所見,雖然不會跳脫衣舞可是很會睡喔。」
  雙手一攤朝著那謎樣球型生命體擺動,思淋展現出超級業務員一般的樣子。

  「秒殺......」拿著筆搓了搓這怪異生命體的由萌就如此地吐槽道。
  「喂,這可不是開玩笑的時候吧!該怎麼辦啊?」
  「該怎麼辦呢?」歪著頭,皺著眉,思淋回望著我。
  「是我在問你啊,不是你問我啊!」
  「哈哈,抱歉。」
  說完以後,慢慢朝著可晴的方向湊過去,我就這樣看著思淋的一舉一動。
  「起來囉,可晴。妳再不起來,我們就把妳丟在這囉。」
  一邊說著,思淋舉起自己的手,以垂直九十度的手刀攻擊,劈著這奇妙的球體,立刻病房間內滿溢著奇怪的特效音。

  啪──啪──啪──
  對這一連串的攻擊,球體是這樣回應的......

  「呼姆......」

  啪──啪──啪──
  啪──啪──啪──
  對這不留情的連續手刀,球體是這樣無視的......

  「呼姆姆......呼姆......」

  「......」
  我說妳是蹦太君(ボン太くん:賀東招二著作《驚爆危機》內所登場的腳色。)啊,一直呼姆呼姆的。不知為什麼,我那開著大洞的頭部似乎不斷的隱隱作痛著。

  「......」
  思淋看著眼前絲毫不受影響的球體,喘著大氣以後──

  「好!再來一次!」
  「好啦好啦,妳先休息吧。接著交給我來好了。」
  以手示意著思淋停下動作後,我轉身來面對這防禦力高到驚人最終魔王。雖然已經放話要我來處理,不過我完全沒有對策或辦法,要是再思淋面前出糗的話,鐵定會危害到我這好男人的形象,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想辦法擊敗這名偽蹦太君。

  「快起床囉。」
  我用雙手不斷的在球體的腰間搔著。

  「呼姆......姆姆......」
  「......」
  靠!我真沒想到蹦太君是這麼惹人厭,這該死的呼姆呼姆的效果音怎麼聽起來這麼像在嘲諷人。

  「起床啦!」
  青筋爆炸,失去理性的我直接把棉被抽離本體以後──

  「呼姆姆......」
  雖然依舊呼姆呼姆的,不過魔王從剛剛原本的完全無視攻擊,現在終於有了些許的動作,雙手不斷的在床上摸東摸西,似乎是在尋找著離開她本題的棉被。

  「嗚嗚......棉被......」
  「......」
  「嗚!」
  突然驚醒的可晴,發出詭異的呻吟以後,不斷晃著腦袋瓜子用迷濛的眼神望著四周。
  「終於睡醒啦。」
  「真是的,可晴,我們差點就要把妳丟在這裡了呢。」
  「嗚咕,我怎麼睡著了。」
  「好了好了,我們快走吧,再待下去就很晚了。」一臉不耐煩的是雙手插著腰的由萌。二話不說就這樣拉著半睡半醒的可晴往門口的方向走去。
  「那今天先這樣啦,打擾這麼久了抱歉,改天見喔阿佑。」果然思淋是女神啊,這麼溫柔的口氣,這麼甜美的笑容,這麼偉大的胸部。天啊,妳留下來好嗎?
  「嗯嗯,今天謝謝了,回去路上小心,掰掰了。」帶著有點不捨的心情,我面帶笑容地看著思淋回道。
  「可可亞的錢,回到學校來別忘了還我喔。掰啦。」
  「......」
  妳還記得啊......


    ****


  這是在當天夜晚所發生的事件──

  「年輕人啊,看來你的命就到此為止了。」
  「什麼!為什麼?為什麼我會死呢?」
  「你,已經走在一條不歸路上了。」
  「不歸路?什麼不歸路?告訴我,告訴我我會什麼會死!」
  「死心吧,平靜的面對你的死亡吧。」
  「不,我絕對不會放棄的,我怎麼能這麼簡單就向命運低頭!」
  「將軍。」
  「NO!」

  最後的畫面是,兩名兵緊貼在帥的邊緣──

  看來我是做惡夢了,早晨因為這莫名的盤上對決,讓我一起床以後胃部就這麼攪拌起來,身體整個在唱著激情的進行曲。所以我決定先去洗個澡後,然後找醫生詢問一下關於我的出院進度。

    ****

  「醫生,不好意思。請問現在有空嗎?」
  來到的場所是,位於我們這層樓中心的心臟科。在田字排列的房門內,是各個心臟科醫生的專屬辦公室。而我推開的門後,當然就是負責我的主治醫生陳光明醫生的辦公室。

  「喔,澄祐,這麼早啊,怎麼了嗎?你不是今天下午才要做抽血檢查嗎?」
  「呃......」
  對了,該死,我忘了今天有抽血檢查呢,昨天喝了點酒應該都揮發了吧,如果被驗出來的話可不好玩啊。

  「啊,不是的醫生,那個我想問一下有關於我的出院報告的事情。」
  「喔,這樣啊。你先等我一下,先過來坐著不要一直站在門口。抱歉,因為我在整理病人的醫療報告,所以先等我一下喔。」
  我就這樣看著忙東忙西收拾著桌面殘局的醫生,然後緩慢的走到辦公桌前的客椅上。
  「嗯,因為你的報告還有一些還沒有出來。所以現在我也不是很確定你的日期是什麼事後。」
  「是這樣嗎?那最新的心臟報告出來了嗎?」
  「出來了喔,那個啊,基本上是沒什麼問題的。你的心臟功能很健全,再加上你還這麼年輕,所以不用特別擔心。說起這個,反倒是你頭上那個包還比較需要注意,再怎麼說比起心臟更需要注意一下你頭上的傷勢。」
  「啊......」
  「放心,之後你只要把 Nitroglycerin 帶在身上,如果還有心絞痛的情況出現的話,只要立刻服用一顆應該就能立刻穩定下來了。不過如果你服用一顆過後,情況沒有立即改善的話,就必須立刻服用第二顆,然後趕到醫院來喔。」
  「嗯,我知道了。」
  「第一年出院的時候,最好要在三個月至半年內回來複診一次,不過你剛出院的話,每個月都最少要回來一次,等看過一陣子的評估狀況再做決定。知道了嗎?」
  「嗯嗯,了解。那...我什麼時候才能確定我的出院日期呢?」
  「等剩下的報告出來評估以後就可以辦理出院了喔。你最近情況滿穩定的,頭上那個包也沒有像上個星期那樣連續出血,這次的報告結果應該是不用太擔心。順利的話,這幾天應該就可以出院了。」
  「好的,謝謝醫生。」
  「對了,你的頭骨破裂,絕對要嚴禁撞擊類的活動,不然頭部傷口復發的機率很高。」
  「好的。」
  聽完醫生一連串的建議與提醒以後,我便離開回到自己的病房。

    ****

  「......」
  這......難道我又在作夢?

  回到病房後,一推開門,在我的病床上,有個奇妙的神祕球體佔據了我的床然後與棉被交纏著。目睹這樣的光景,我揉了揉自己的雙眼,再度確定我還活在現實世界的事實。

  「呃......」
  如果依照經驗法則下去推論的話,這個神祕的球體應該就是昨天好不容易才擊敗的最後大王魔吧?可是......為什麼魔王又會復活在我的床上呢?總之,怎麼樣都好。既然昨天已經打敗過她了,現在只好在化身為勇者挑戰魔王吧。依照歷史的軌跡,我再度把棉被抽離魔王本體,然後強大的既視感跟昨天的影像重疊,同樣在床上摸東摸西著沒幾秒過後──

  「棉被......棉被......」

  「......」
  醒了。

  「喂,我說,妳為什麼會在這裡啊?」
  「棉被還我......」
  帶著朦朧眼神看著我手上的棉被,可晴如此地回道......

  「該醒醒了啦。妳怎麼會過來呢?思淋沒有跟妳一起?」
  「嗯......我來拿昨天望在這裡的東西的......棉被......」
  「妳不是要跟我說妳昨天望在這裡的東西是我的棉被吧?」
  「棉被......快點給我......」
  「唉...真是的......」
  把棉被往可晴的頭上一丟,整個人被棉被覆蓋住的可晴就像是瞬間死掉一樣倒在床上,無言地看了這超厲害的技能幾秒鐘後,我將視線往旁邊床頭櫃一看,上面放著塑膠袋,裡面似乎放著兩人份的便當。
  「可晴,這是妳帶過來的便當嗎?」
  「姆姆......便當好好吃......」
  「......」
  妳現在是在夢裡吃著便當就是了......
  「妳要帶去學校的嗎?對了,今天不是要上課?妳不去學校了嗎?已經完全遲到了吧?」
  「睡過頭了,不去學校了呼姆。一個便當是給你的,一個是我的你不要偷吃呼姆。」
  「......」
  妳那個詭異的呼姆語尾是怎麼一回事啦!不能正常說話嗎?

  「那妳還要繼續睡?不起來吃便當了嗎?」
  「呼姆...睡一下......呼姆...再吃......」

  「......」
  扶著我那頭痛不已的頭,我就這麼無力地繼續說道...

  「好,我知道了呼姆。呼姆我先去買個飲料妳先睡一下吧。呼姆妳要喝什麼呢呼姆?」
  「呼姆烏龍茶......無糖呼姆......」
  「呼姆知道了,無糖是吧呼姆,那呼姆我等等就回來了呼姆,呼姆妳慢慢睡呼姆。」
  就在這不知所云的外星人語對話完畢後,我去了醫院附屬的便利商店買了兩罐烏龍茶就回到了病房了,而一進房門以後,出現了另外一副討厭的光景,可晴就這樣一口含著雞腿,一臉驚訝的看著我的臉。這傢伙不知道什麼時候復活竟然偷跑了......

  「......」
  「......」
  「我...因為你太久沒回......」
  「好了,不用解釋了。我知道了...吃吧......」
  我把飲料放在床頭櫃上以後,立刻打開便當盒蓋來,然後坐在可晴身旁準備開始跟上她的用餐進度。
  「喔喔,這便當看起來很好吃呢。」
  「是啊,這家便當的雞腿飯超好吃的,菜也很新鮮。」
  「說起來能這樣體驗醫院的生活也沒幾天了呢,這樣一想還真的有點不捨。」
  害怕空氣中過於沉默的氣氛,我吃了一口飯以後,立刻開啟的話夾子。

  「那你還想繼續住在醫院?」
  「呀呀!不想不想,我超想立刻滾出去的。我的意思是......」
  「我知道,離別的時候總是會有點不捨對吧?」
  「嗯嗯,就是這麼回事。」

  「啊,對了,有跟火柴棒頭很癢,抓著抓著你猜怎麼了?」
  「哈?什麼?」
  一時之間我還沒聽清楚可晴那突如其來的發言。

  「它抓著抓著就把自己燒死了。」
  「......」
  「哈哈,啊哈哈哈。」
  「......」
  誰可以告訴我剛剛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還有啊,小明去考演藝科的大學,再面試那天他看到了很多人都準備了很高竿的才藝表演。然後想說,慘了,自己什麼都沒有準備,因為沒有想到還要才藝表演之類的。他急中生智,想到了一個絕妙的 Idea。然後在他接受面試的時候,小明口出妄言的說,我要在一分鐘內模仿七十四個人。主考官聽到了很興奮,想說一分鐘,別說七十四個人了,折半三十七都辦不到了,然後小明就開始他的模仿秀。他躺下來說,這是國父,因為他已經往生了。接著,他又躺了下來說這是蔣中正,因為他也往生了。主考官看到這裡的時候,臉都綠了一半。接著小明又說,剩下的時間內,我要一口氣模仿七十二個人。主考官很興奮,想說原來重頭戲都在後頭。然後小明又躺了下來,接著他說我的表演結束了。你猜猜為什麼?」

  「......」
  我張著大大的口,然後倒轉著這不可思議的五分鐘,不斷的輪播想搞清楚這麼一瞬之間我的世界到底發生了怎麼樣的異變,難道我不小心誤入了什麼時間裂縫之中來到不同的平面世界嗎?

  「什麼東西......」
  「吼,笨蛋。因為小明說他現在再模仿黃花崗七十二烈士啊!」
  「......」
  「啊哈哈哈,笑死我了!啊哈哈哈!」
  「......」
  「小明騎車載著小花在路上跑,被警察攔了下來。」
  「......」
  呃......還講啊......還有為什麼主角又是小明......

  「警察說騎這麼快都不怕死的啊?小明就說,不怕,上帝與我們同在。警察接著說那我要再多開一張罰單。小明驚訝之餘就問為什麼?你猜你猜,為什麼?」
  「......這......鬼扯一堆、頂撞警察?」
  「噗噗,大笨蛋。警察就回小明說,三人行,超載。」
  「......」
  「哈哈,啊哈哈哈!不行了肚子好痛!」
  「還有某天小明跟小花兩個人要去打劫銀行。」
  「......」
  呃......我該怎麼阻止她好?
  「然後@#$%……」

  ......
  ......

接著,在享受玩十八層的最上層冰系魔法後,可晴就被我趕回家去了……

  ......
  ......

  當天晚上......我......感冒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