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6

【輕小說】許下的約定 序章完

許下的約定 序章終於到此完結了。
故事將從這之後開始。
說真的,我不知道到底有沒有讀者會看。
也不知道自己的作品在讀過的朋友眼中是否覺得滿意。
不管有沒有讀者,我都會繼續寫下去。
寫這部作品是為了增進我寫下部作品的實力。
我期待自己下部作品的內容比任何人都興奮。




  「哈…哈哈……可惡,我完蛋啦!」

  現在的時間是格林威治標準時間GMT+8的標準九點整。如果你想問我,為什麼要拿這麼艱深拗口的詞句來當開場白的話,我將這個問題丟回給你。

  對於一個學生來說早上九點代表著什麼樣的意義?
  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沒錯…我又遲到了。而這次是殘酷的兩個鐘頭以上的過去式。更別提現在式還一分一秒的堆積著我這重大的罪刑。

  如果說曠課能夠解決這問題的話,現在的我就不用喘著粗氣飛奔在這炙熱的大太陽底下。所以重點是…今天可是唯一的體育課程選課日子。一旦我錯過了向體育志願表表白的機會後,那麼我這學期體育成績單將會是單調乏味什麼都沒有的空白色。

  大汗如雨揮的我,就這麼無視了站在警衛室前警衛的叫喚。一股腦兒的像個沒裝剎車的交通工具一般的,直直地衝進了學校內。

  噹噹噹噹──

  奔走在萬里無雲的晴空之下配上了響亮清脆的下課鐘響,想想一切都是如此的詩情畫意。
  只要時間不是殘酷的九點鐘的話……

  確定錯過了前兩堂課程的我,終於絕望的放慢了自己的腳步。我就這麼呆站在校園大園道的正中間,頭頂頂著脾氣不好的太陽公公,思索著未來的我將何去何從。

  「總之…還是先去找體育館吧……」

  「啊!」

  「!」
  什麼叫做背脊冰鎮透心涼,現在的我是完全明白了。一股謎樣的尖叫聲不知道從何處傳來,我嚇得全身直發抖。晃了晃自己的腦袋瓜子試圖想要在下課人群中裡面找出到底是誰在惡作劇。

  「啊啊!」

  「……」
  那個聲音是不是越來越近啦?

  「啊啊啊!朝澄佑!」

  「!」
  天啊!是惡魔的召喚啊!還沒從驚嚇的餘波中醒過來,沒能發揮生存本能逃跑的我,就被由萌從背後使出一記「貝達衝擊」給撞飛。〈註:貝達衝擊。職業摔角招式之一,利用簡單力學原理往前衝過去擒抱住對方。一般適用於體重特別重的選手。招式代表的巨星:貝達。〉

  「噗!」
  雖然現在說這個可能真的是太慢半拍了,不過還是給我個機會介紹一下吧。
  我的名子叫做朝澄佑,是個有點愛玩Galgame的平凡男生而已。現在最大的願望是交個可愛的女朋友,每天能夠手牽手一起上下學。從今年度開始進入到這所僑光科技大學就讀。這是一所比較偏向商業學校為主的科技大學學校。只要能保證進入到這所學校就讀,畢業以後基本上都一定可以在社會上找到基本的工作。所以算是人氣還滿高的一所科技大學,也是很多學生們爭相想要被錄取的學校清單之一。但是,老實說我進到這所學校並不是太在乎自己出社會之後的問題。那麼…為何我要不惜搬出家來也要在志願單上把這所學校給劃上第一志願呢?
  因為這除了是一所商業保證大學以外,更是一所男女比例相差達到3:7的大學。處處充滿的女性體香的校園,這對於所有男性來說實在是比桃花源還要更夢幻的天堂。附帶一提,光是我們班級四十三名的學生中,如果不把幼兒體型的陳由萌算進去的話男性則只有八名。這實在非常可怕的黃金比例。

  「呃,要死了……」
  「電腦給我拿出來,你這個遲到男。想逃離我的手掌心,你還早一百萬萬年呢!」
  「妳…妳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啊……」
  「嗯!我只是想來看一下體育館在哪裡而已啊,剛好就看到你在這裡發呆。」
  「……」
  疑…她也要去體育館的話,也就是說選填志願還沒結束吧!真是好顯…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向那個鬼畜老師求情才好了。

  「既然被我抓到了,電腦就交出來吧。」
  「今天只有四節課而已,而且還要選志願。我又不是吃飽沒事還特別把電腦帶出來哩。」
  「……」
  只見由萌沉默的再度換上酷似憤怒鳥的眼神不發一語的望著我。

  「算了,今天就放過妳。明天一定要給我帶,知道了嗎。」
  「好好,我知道了啦!」
  「對了,你等等要選什麼啊?」
  「呃…我有權保持緘默嗎……?」
  不是我要自戀,不過如果她跟我選同樣的課程,那我不就連美好的體育課都要被她摧殘了嗎?

  「快說!不然我就拿剛剛上課的鬼畫符給你嚐嚐!」
  「……」
  好…好可怕的秘密兵器啊,妳上課時都幹了些什麼!

  「我不知道啦,到時候看了再決定就好啦。」
  「是喔…」
  由萌就這般的望著地板發起呆來,像是在思考著什麼鬼主意一樣。
  然而…就在這個一剎那間!天雷勾動地火,志明愛上春嬌。哇哇哇!別開玩笑了,我才不會愛上由萌呢,這個奇怪的路線展開我可不承認。給我重來!

  然而…就在這一剎那間,像是一道閃電打中了我的頭頂一般,腦袋頻頻發麻,而耳邊就好像是有人在竊竊私語對著我如此傾訴。

  「卒善以養之,是謂勝敵而益強。此時不逃,汝更待何時。」

  那是戰場上的智囊者,孫子先生對我的獻策。
  「是的、小人受教了。」我就這麼在心底恭敬的對著替我提出獻計的孫子先生感謝道。然後,拖著非常小心的步伐,慢慢的一步一步遠離正在發呆的由萌。


  「欸,你覺得羽球課好玩嗎?還是撞球課好呢?其實我覺得網球好像也不錯呢。」
  ……
  「唉,真的很難選擇耶。你覺得呢?」
  ……
  「喂!你是不會講話喔!」
  ……
  「…人……人呢!」

  ……
  ……


  「你這個王八祐!竟然給我落跑,你給我記住!」

  在我知道上述由萌詳細的獨腳戲內容的時候,其實已經是明天了。
  那麼過去的事情就先放一邊,小小由萌劇場的回顧錄到此結束。
  時間回到逃離由萌身邊一路來到體育館的我。我們學校的體育館似乎是坐落在藝文活動中心的上方。每個樓層都有獨立性的功能與設備。比方說二樓是桌球社與器材倉庫,三樓則是最大型的多功能無障礙球場,四樓則是各個不同的小型體育項目的教室,例如撞球室、社交舞室、體適能室等等。可能是因為我們學校校地本身不算太大,唯一的戶外場地似乎只有田徑社以及網球社兩個種類。這對一所科技大學來說,說真的實在是還滿可悲的事情。
  一來到了最大型的三樓無障礙球場空間以後,映入眼簾的是密密麻麻的人潮。我加入的排隊領表的人潮中,從服務人員手中接過了體育志願選填表格後,慢慢移往周邊空位較多的看台區前去。
  就在我眼神游移在各種社團名稱上猶豫不決時,坐在我斜後方的人,討論的聲音就這樣傳到了我的耳中。

  「妳決定要選什麼了嗎?」
  「體適能!」
  「那是在做什麼的阿?」
  「呵呵,有一堆口水流滿地的器材可以玩喔!」
  「哈?」
  「喔呵呵,妳也一起來流口水!」
  「呃……」

  以上,大概就是她們討論的內容。
  因為這段莫名其妙的對話,我真的是完全傻住了,停下了選填志願這項重大的工作,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我稍微將自己的頭轉了過去,用著眼角餘光偷瞄著這莫名其妙對話內容的主人。


  這一轉頭我真的嚇到了,瞬間心臟猛然的揪了一下。
  兩名可愛的女孩子,就像一幅畫一般的出現了在我眼前。其中有一名頭髮短短帶有點俏皮可愛的女孩,面露有點尷尬的表情。而另一名則是我驚訝的來源。當然除了很可愛以外呢,令我驚訝的則是他那頭粉紅色的漂亮長髮,看起來像足了人形娃娃一樣美麗耀眼。不過…剛剛那個脫線的對話……到底是誰?短髮俏皮妹?還是粉紅可愛妹?
  然而我就這麼注視著兩人,率先再度展開對話的是那名頂著短髮的俏皮女孩。

  「妳真的要選體適能啊?那我選比較好翹課的好了。」
  「拿尼!」
  大概是聽到夥伴背棄了自己選擇投奔自由,那名粉紅髮色的可愛女孩用十足誇張的口吻撂起日文來了。我也因此確定了一點,看來剛剛那個脫線妹就是這名誇張髮色的傢伙沒錯。

  「撞球吧。」
  「我不是問妳要選什麼啦!」
  「妳剛剛不是拿尼了一下嗎?」
  「姆……KUuuSOooo!」
  「哈?哭蒐?」

  「……」
  我的眼皮止不住的抽動。我將已經失焦的視線,重新聚焦在她們兩人身上。
  然後……我在她們的身上,看到了「笨」與「蛋」兩字各自印在她們兩人的額頭上。

  「聽說撞球都滿早就放人的,而且好像也不常點名的樣子。」
  「口水流滿地的器材……」
  「哈…哈哈……撞球會有很多帥哥喔。」
  「口水流滿地的器材……」

  喂喂!竟然把帥哥跟流口水的器材放在同一個天平上衡量!而且到底是器材會流口水還是妳會玩到流口水,給我說清楚啊。

  「哈哈…我對會流口水的器材沒興趣啦。」
  「……算了!妳不跟我來體適能我作業就不借妳抄了!」

  竟然還恐嚇!

  「這樣該高興的應該是我吧。」
  俏皮短髮妹就這麼帶著有點尷尬的口氣回應著粉紅女的作業利誘威脅。

  「啊啊!不要這樣,作業還是要借我抄啦!」

  結果妳才是抄的那方啊!
  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了…這到底是哪來的相聲二人組啊?

  「對了,這星期假日的唱歌妳去不去?」
  「姆……如果沒有什麼事情的話應該會去吧。」
  粉紅脫線妹,頭歪著一邊傻裡傻氣的回答了相聲夥伴的問題。

  「嗯嗯,那我們趕快表格畫一畫去吃午餐吧。」
  「嗯!」

  就這樣…她們兩人雙雙拿起自己的手邊物品以後,手上拿著表格朝著服務台桌前去。而我則是還陷入在一陣陣混亂中遲遲無法回過神來。

  「……」
  那個女的厲害,竟然兩三下就敷衍了她那個白癡朋友。不過話說回來…我這樣偷聽別人說話實在是不太好吧,我還是趕快把卡也畫一畫走人好了。不過我身邊只有2H的筆,拿2H來畫卡應該沒問題的吧?我看我就選籃球好了,再怎麼說……至少籃球不會流口水…
  之後,我迅速完成了劃卡作業以後,起身交給了服務人員,便離開了體育館場,邁向了回家的路程。


    ****


  如同往常的,回到家後我還是隨興的將書包一丟,很直接地朝著茶几的方向走了過去啟動了電腦,然後就這麼在電腦前面發起呆來了。

  歡迎來到暈倒XD系統,「萌的僕人」歡迎您的使用,
  請愉快的使用此OS。

  我就這麼稍微注視著眼前電腦登入的進度條,不知道為什麼心底浮出了非常難耐的焦躁感。

  「怎麼會這麼慢啊!」

  說起來,剛剛那兩個女孩子還真的很可愛呢,不知道是什麼科系的。選課時間一樣的話,那就是說其實我們的體育課時間是一樣的嗎?
  唉……就算是再怎麼可愛好了,我也不認識對方啊,想這麼多做什麼。不過…為什麼我會這麼在意那個粉紅頭髮的脫線女?奇怪…難道是因為她太好笑了,我沒能跟她聊到天所以覺得遺憾嗎?

  柚子開花
  正在登入…請稍等……

  登!

  登入作業完成以後,我非常迅速的瀏覽著所有在線人數,但是似乎沒有看到可可亞在名單內。

  「唉…不在啊……這個時候妳跑去哪了可可亞……」

  略顯失望而無力的我,就這麼全身虛脫直接倒躺在冰冷冷的地板上。而眼前就這麼空虛的盯著毫無美感的天花板。
  到底過了多久我也不清楚,時間就這麼不斷的流逝著。腦袋一片空白,直到一個清脆的電子音效喚醒了我的聽覺以後,我才在這個瞬間回過神來。

  叮咚──

  聽到這熟悉的即時通知的電子音效後,我有點呆滯的迅速起身看著螢幕。

  「柚子你回來啦,今天好早呢。」
  「是阿,我一直在等妳呢。」
  「呃……好…好肉麻。」
  「會嗎?這樣不好嗎?」
  「有點怪怪的……」
  「妳剛下班嗎?」
  「對阿,我還順便去買了豆花回來吃呢。OwO」
  「真好,下次要連我的份一起買。」
  「好,我怎麼會忘了你那一份呢。對了,你昨天很早就睡啦?」
  「大概吧,我好像就這樣睡在茶几上。早上起來的時候手臂還整個麻了。」
  「太累了嗎?」
  「大概吧…可能我還沒習慣吧……」
  「那就多翹課吧,可以留在家裡陪我聊天。」
  「好啊,我明天就翹課。」
  「呃…你……」
  「怎麼了嗎?」
  「你怎麼了啊?為什麼今天感覺這麼奇怪?」
  「會嗎?我可是聽話的乖寶寶呢。」
  「想也知道我只是說好玩的阿,哪有可能要你真的翹課。」
  「哈…知道啦。先不提這個,我昨天有稍微在網路上查了一下。我想…我們可以去一趟澎湖。」
  「澎湖?我們應該沒有這麼多錢吧?」
  「放心啦,旅費不是我出嗎?我只是想問問看妳的意見。」
  「我是無所謂啦,不過為什麼想要特地去澎湖呢?」
  「我想去走一趟跨海大橋,妳知道嗎?」
  「我哪有可能知道啊。」
  「那邊不錯喔,是白沙鄉連接白沙與漁翁兩島跨著海面的大橋。」
  「喔喔!聽起來好像很不錯耶。你想去的話,我是沒有問題啦。不過下次會不會又要跟我說你想去金門、媽祖的?」
  「哈哈,有可能喔。未來的事情誰知道呢。」

  就這樣除了聊著許許多多關於旅行的計畫之外,還不斷的架構著理想中旅行的藍圖。
  只是我怎麼也沒想到,這麼樣幸福的日常光景一切都將在明天變了調。
  如果我知道未來會這麼思念著可可亞的話。那麼,誰能夠給我一個拯救明天自己的機會?


    ****


  鈴鈴──鈴鈴──白啪!


  「呵呵,我是不會讓你每天都罵我白癡的,你這個白癡鬧鐘。」

  今天是我正式進入大學生活的第四天了。這看似相當短暫的時間,卻讓我感覺像過了半個月一樣漫長。我真的沒有想到,人人口中所說的大學生活,竟然會是如此的豐富美好。這話是有點反諷意味就是了……
  昨天事後,可可亞雖然不斷勸說著要我還是乖乖去上課比較好。但是,老實說今天的我實在是一點上課的念頭都沒有。感覺一到了學校,那一股無力的感覺又用湧上心底似的。不過既然是可可亞的命令,我還是當個乖乖聽話的好孩子去上課吧。
  可是在這之前呢……
  讓我花點時間上個線留個言給她吧。

    ****

  「拿去,你小心別摔到了。」
  到了學校以後,我從包包裡面拿出電腦遞給了懶洋洋趴在桌上的由萌。

  「喔喔!感動,就知道你是個好人。」
  原本趴在課桌上一副快死的由萌,瞬間就好像被注入腎上腺素一般,興奮全表露在臉上。

  「對了由萌,妳最後選了什麼?」
  「籃球!」
  由萌很高分貝的說著我不太願意聽到的答案,害得我瞬間有想拿回電腦的衝動。

  「你呢?你選了什麼?」
  「反正不會是跟妳同樣的……」
  是阿,結果還沒出來,一切都還沒確定。相信由萌一定會因為人數過多而被擠出去的。我可以相信你吧,偉大的神明們!

  「算了,反正我現在有電腦,也不管你選的是什麼。」
  「……」
  那是我的電腦,死小孩。

  「上課小心別被老師看到阿。」
  「那等等老師來的時候你去幫我賞她兩拳,左眼、右眼各一拳喔。」
  「……她還沒變成熊貓之前,我就先被抓去教官室了。」
  「放心啦,等放學後我就會去教官室接你回家的。」
  「……」
  這個人實在是…讓人一肚子火阿!

  「欸,拿去。剩下的往後面傳下去。」
  突然亂入我跟由萌對話的是同班的同學,手上拿了一份資料往我的方向遞了過來,我很順手的就將它接過手邊看了一眼。

  「喔!是體育的志願表耶。才一天而已竟然就已經出來了,學校也太有效率了吧。」
  說著的同時,我抽出寫著自己名子志願表後,將剩餘的資料往我身後傳了下去。

  「嗯…我看看……體育志願表……」


    日文系甲班 朝澄祐 同學。
    以下是您的劃卡資料。

    籃球    網球
    撞球    羽球
    桌球    排球
    田徑    體適能

    由於 朝澄祐 同學您的劃卡資料,
    電腦讀卡機無法判別出來。
    所以依照志願選填排列,
    您的體育課程是 「體適能」。
    如果您對於課程有問題,請至128教務組找陳小姐。


  「……」
  我揉了揉自己的雙眼,然後又重頭看了一遍眼前這空白到過於純潔的紙張。

    由於 朝澄祐 同學您的劃卡資料,
    電腦讀卡機無法判別出來。
    所以依照志願選填排列,
    您的體育課程是 「體適能」。

  「……」

    您的體育課程是 「體適能」。

  「……」

    體育課程是 「體適能」。

  「……」

    是 「體適能」。

  「……」

    陳小姐:「不用懷疑。是『體適能』。」


  「出來了啊,給我看看。」
  「……」
  當我開始意識到原來是由萌正在對著我說話的時候,那張原本應該在我手上的體育志願表就這麼瞬間移動到了由萌手上。

  「嗯……看一下你的是什麼。」
  跟剛剛相差無幾,帶著興奮表情的由萌開始慢慢看著從我手上搶過的志願表。

  「嗯…這……」
  從興奮的表情慢慢轉為困惑,而我連自己在想什麼都不知道,就這麼持續著注視著由萌臉上的表情變化。

  「……噗…呵呵…啊哈哈哈哈哈!」
  這一個瞬間由萌的臉上展開了大爆笑的冒險旅程。而我卻還只是呆滯的望著她發瘋。

  「啊,哈哈哈哈。我的天啊!太好笑了啦。你是要讓我笑死嗎?你原本的志願選填順序是怎樣的?」
  「籃球、撞球、排球、網球、桌球、田徑、體適能。」
  機械式的回答著由萌的問題以後,我依舊維持著死魚眼的眼神望著她。

  「啊哈哈,結果被排到體適能去了。哈哈哈,你昨天根本就白來了啊。我看這就是你昨天甩掉我的代價。哈哈!」
  「……」
  「來,你看喔,我的是籃球喔。」
  「……」
  由萌拿起了自己的志願表開始在我的眼前晃來晃去。就這麼數秒後,我為這太過於殘酷的現實下了這樣的結論。

  「Holy shit!神啊,把我的信任還給我!」

    ****

  噹噹噹噹──

  下課鈴響後,我有氣無力的收拾著桌上的書本,然後一把手的搶回由萌手中的電腦後,便迅速的離開了教室,準備回家找可可亞好好地訴苦一番。
  從走廊一直走至樓梯的轉角處,大約下了幾個樓梯以後,我的視線似乎是被什麼非常顯眼的東西給捕獲住。一名頂著粉紅頭的女孩就這麼慢慢的朝著樓梯間往上走了過來。
  是她,昨天在體育場上遇到的那名脫線女。
  知道了這件事情後,也只是驚訝了一下。正當我想要不在意的繼續回家的路程時……


    噗通──
01. ホシアカリ


  身體好像被什麼拉扯住了。
  一瞬間,我的五感好像沒辦法從身體上獲得能量,一切的一切好像都這麼慢了下來似的。
  呼吸開始變得急促,但是儘管用上了我的嘴巴吸取著空氣,卻也還是什麼氧氣也吸不到。

  粉紅髮色的女孩,一步一步慢慢朝著我逼近,而這股壓力也越來越強大。

  我壓住痛苦的胸口,眼皮好重。
  押著胸口的手,感受不到任何生命力。
  脫線女就這麼豪不經意地經過我側邊的同時。


  那就像是要貫穿我身體似的野蠻──


    噗通──


  原來……世界是這麼白的……
  原來……思念是這麼苦的……
  原來……心臟也是會痛的……


  今天……的天空依舊晴朗無比。
  可是,卻讓我感覺到有如冬天一般同樣的冷冽。





                           許下的約定 -序章完-









謝謝各位觀看完序章。

如果真的有來看我作品的朋友們,
這邊有件事情要告訴各位。
許下的約定  會暫時休刊至九月底。
雖然我已經寫完了要投稿的作品,
不過下個月整整大約一個月的時間內,
我要進行修稿以及設定的動作。
所以會停止許下的主篇寫作的動作。

那麼真的很抱歉,如果有喜歡我作品的朋友們,
十月請期待許下的約定 主篇劇情。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