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14

【輕小說】許下的約定 序章之三

這次花了比較久的時間才把序章之三寫完了
老實說這次寫的還滿差的
因為這裡開始有大量的短場景轉換
這方面要把她輕小說化真的有困難
場景跟場景因為太短的關係變得非常難帶情緒銜接過來
畢竟原本就是針對遊戲下去寫的腳本
所以會遇到問題也是一定的
之後應該會有更多這方面的問題
希望我能慢慢地試著去克服它

另外,投稿的作品目前已經寫完了
還剩一個月的修稿期間
這時間我應該也會專注在人物設定跟修稿的部分
序章的完結篇應該也會拖滿長一段時間
以上謝謝來閱讀我作品的各位。


  隔天──

  一切都從我將那會自殘的兔子鬧鐘丟到地板上之後開始。

  維持著跟昨日相差無幾的早晨時光,我一大早就被這不知所云到一個極限的鬧鐘給再度罵醒。被逼迫回到現實世界中的我,因為嚴重的睡眠不足頻發頭疼。
  當然原因不僅僅只是那個令我腹肌抽筋的鬧鐘而已......
  還有誰能夠跟這個獵奇鬧鐘並駕齊驅的呢?

  當然只有昨天才正式搬來我隔壁座位的好親友,陳由萌小妹妹。

  昨天那個傢伙就像一陣颱風一樣,突然的陪我去購物,又突然跑來我家摧殘了一下我的電腦,害得我連超昂閃忍都沒玩到。然後想說乾脆早點睡好了,結果竟然失眠了一整晚。真是有夠背的。還真想翹課啊,一點都不想再見到這個不可愛的鄰居了。但是這麼樣逃避現實不是辦法,看來最好的方式就是無視她的存在了!

    ****

  「喂!我說...你今天有把電腦帶來嗎?」
  帶有點強烈口氣質問著我的正是我那不可愛的鄰居,陳由萌小姐。

  「......」
  就算我帶了也絕對不會借你的。

  「我原本還想說用你的電腦來打發無聊的上課時間呢。」

  「......」
  我情願拿來打發我自己的無聊時光。

  「我昨天回去有看到老師喔。」

  「......」
  有什麼好驚訝的,從現在起你每天愛看幾次就看幾次啊!

  「她跟一個跟他髮型有點像的學生走在一起耶,看起來有點像姊妹。」

  「......」
  是不是姊妹都不甘我的事情,反正我沒有叫她姐姐的打算。

  「喂!別人在說話你是沒有在聽喔!又耳聾了嗎?」

  「......」
  啊妳是沒看到我在無視妳喔,死小孩!

  碰啪!

  由萌就用她那小小稱不上斯文的巴掌,就這麼狠狠的打在我的天靈蓋上。

  「我輸了......」
  沒辦法無視她......

  「輸什麼東西啊?一大早的就睡迷糊覺嗎?」
  「今天第一堂課是什麼?」
  為了避免等等她算舊帳,我就這麼搶先發言來轉移話題。

  「嗯...等等上課不就知道了嗎?」
  雖然問題是我提的,或許沒有這樣說人的資格,不過這傢伙也未免太糟了。我完全沒想到由萌竟然就這樣毫無羞恥心的大膽說著學業放棄宣言,頓時我只能用不知道該尊敬還是同情的死魚眼望著她瞧。

  「算了......我去門口看課表好了。」
  「喔!那順便幫我買罐飲料吧,我要檸檬茶喔。」


  「......」

  隨後,我就來到門口看完等等上課要上的課程表以後。嘴邊一直嘟囊著死小孩,又在心底不斷嘲笑自己是個沒膽反抗的小孬孬。一路來到的販賣機前──

  提問,相信全世界所有人來到販賣機前的目的應該都只有一個吧?
  所以說...那麼我為什麼會杵在這台販賣機前面長達五分鐘之久?

  先讓我說明一下好了,其實我們學校的每棟大樓的一樓樓梯的轉角處旁都會有一台販賣機提供同學們使用。而我一路就這麼從我班級所在的四樓走到了一樓以後,在我眼前就出現了一名長黑髮的女子一動也不動的站在販賣機前面發呆。原本還以為她只是在猶豫到底要買什麼好,不過看樣子似乎不是。她真的是就這樣杵在販賣機的投幣口前像個木頭般的站著,害得連我想偷偷投幣按按鈕都做不到,只能像個白癡一樣一直站在她的屁股後頭,任憑風吹起她的那頭長髮搔著我的鼻頭。而這樣的光景一持續就是五分鐘。
  五分鐘有偉大?
  一早起來窩在棉被裡不願起床的時候,那可愛的五分鐘絕對比起你對神祈禱期末考能順利Allpass還要來得值得信賴。

  「那個...不好意思......如果方便的話可以讓我先投嗎?」
  在這麼杵下去的話,我都快要可以護一生了。所以我拍了拍她的肩膀以後對著他說著。

  「嗯!」

  只見她從原本的木頭人狀態,像個生鏽的螺絲釘般慢慢地轉過來時。還沒有完全拜見到她的面容,一股強大的既視感就在我腦部活性化為五種感官傳遍我的全身。轉過身的女孩是正是我昨天第一次見面的女孩。
  不是陳由萌喔,那個傢伙現在還在教室翹著二郎腿等著我送上供品呢。認為是陳由萌的傢伙都給我按下Load鍵去重讀一遍!
  沒錯,跟昨天一樣。同樣是在一樓這個長長廊下,那個有著公主氣質的女孩。雖然地點從明亮的走廊來到的陰暗的轉角處。但是依舊不能遮掩住她那可愛臉蛋散發出的魅力。想起來剛剛被他的髮絲搔著鼻頭,還留在鼻腔的髮香味...阿,這種幸福感!
  我還在稍微猶豫著該不該跟她打招呼的時候,她搶先替我的問題交出了解答。

  「喔,是你啊。你也要買飲料嗎?」
  「阿...是......是阿......」
  「抱歉,我擋到了是嗎?沒關係喔,你可以先用。」
  「疑!沒關係沒關係,我只是看到妳怎麼會站在這裡這麼久,所以才...」
  「疑,討厭。我有站在這裡站很久嗎?」
  她摀住口鼻,羞怯怯的說著...
  哇,這個小公主真是太可愛啦。跟由萌那傢伙根本不同,由萌根本只是公主病而已。

  「阿...阿阿......是稍微有點久啦,怎麼了嗎?遇到什麼問題了嗎?」
  「嗯...我只是在想我姊到底要叫我幫她買什麼而已。」
  「耶...你忘記了嗎?」
  「嗯,走來販賣機前面的時候就忘了她到底要我買什麼了。」
  哈哈,好可愛啊。忘了沒關係,我原諒你!

  「這樣的話,就隨便幫她買買應該就沒問題了吧?」
  「不行!如果買錯的話就完蛋了,她一定又會趁機會要我替她做東做西的。」
  「這樣啊...那該怎麼辦才好......」
  眼前有美女正困擾著,說什麼也要替她解決乃紳士之道。就在我努力沉思尋找可行辦法時,她突然雙手一拍,一臉微笑地說道。

  「阿,這樣的話......你幫我選吧!」
  「耶,我幫你選嗎?這樣好嗎?」
  「嗯嗯,我就說是不小心有人按到按鈕的,這樣就算買錯也沒關係啦。」
  「這麼說也是啦,真的要我幫你選嗎?」
  「嗯嗯,可以的話就麻煩你了。」
  她雙手一合十,抿著雙脣瞇起眼睛來對著我一拜。

  好的,質問。當一個女孩用輕柔的聲音以及可愛到犯規的動作拜託著你的時候。你有什麼選擇?請回答──

  1.裝成有點酷的樣子接受她的拜託。
  2.裝成非常酷的樣子接受她的拜託。
  3.裝成超級酷的樣子接受她的拜託。

  除此之外的答案,我想一概沒有人會承認對吧?我立刻拿起零錢來隨同由萌那傢伙的飲料直接買了兩罐的檸檬茶以後。彼此才雙雙離開了販賣機。然後為了把握這不知道能維持多久的相處時光,我放慢了走在路上的腳步,率先展開了對話。

  「對了,你什麼科系的?也在這一棟樓的話,也就是說你跟我一樣是語文系?」
  「嗯,對阿。我是英文系的,你呢?」
  「啊,是嗎。我是日文系的。」

  雖然只是題外話,關於我們學校。也是這所科技大學,看起來好像是依照主要種類下去做區別的。以我們來說的話C大樓就是文科棟。除了文科棟以外還有商學棟、資訊棟、以及藝文棟等。通常聚集在文科棟的都是各式各項的文科語言系的班級。例如國文系、英文系、日文系、外語系、數學系等等。
  至於為什麼數學系的會縮在文科棟的某處角落呢?雖然只是我猜的,不過答案很簡單。
  因為數學根本就是外星語言來著的!這點相信不少人一定也會頻點頭認同的吧。

  「日文系的阿?真巧呢!」
  「真巧?難道你有朋友剛好是日文系的嗎?」
  「嗯嗯,不是。」
  她晃了晃自己的頭,語帶清淡的說。

  「嗯...那這樣有什麼好巧的?」
  「呵,你等等就會知道了。」

  只見她瞇起了雙眼發出會瞬間殺死人一般的迷人笑容。我們也慢慢的一路走回到日文系所在的四樓。如果說我能提早預見的到她那迷死人笑容背後的涵義的話。
  我想...幾分鐘前,我一定會阻止自己擺著酷酷的樣子幫她買下那罐飲料的。
  但是...再多的早知道也挽回不回已經站在教室門口的我。

  「姊,拿去。你要的飲料。」
  「怎麼這麼慢啊?不過是去買個飲料吧了。」

  我大概站在距離這個聲音約兩步後的距離,而眼前發生著令我難以置信的事情。那名可愛小公主跑了上前,將我剛剛替她買的那罐檸檬茶交給了我們班的班導師。這邊倒是沒什麼奇怪的,奇怪的事情是...「姊,拿去。你要的飲料。」我還沒能理解這句話代表的關係是什麼的時候。班導師似乎是發現了我的存在,將視線轉向我身上後說...

  「疑,你怎麼會跟我們班的遲到小子在一起?你們兩個認識嗎?」
  「......」
  「奇怪,為什麼是檸檬茶?我剛剛叫你買的不是這個啊。你難道不知道我最討厭這種酸酸的飲料嗎?我不是說我要黑咖啡的嗎?」
  「......」
  啊哈哈,原來她討厭啊?為什麼我覺得接下來的展開會很不妙?

  「那...那是剛剛他不小心按到的啦。」
  小公主低下了頭看著我們導師,然後將手指頭緩緩地指向了我的方向。而我們導師也出於本能的,依照著手指頭行徑的軌跡。視線二度的回到了我身上來。
  「!」
  阿!混蛋,我就知道阿。我果然被陷害啦。
  「可以請你解釋一下,為什麼是檸檬茶好嗎?」
  我們的班導師,就這麼皮笑肉不笑的,帶著恐怖的表情望著我。

  「...這......這是因為,剛好販賣機賣光了阿。所以......所以只能選檸檬茶...」
  「我們學校早上五點都會有人來補貨的喔,同學。」
  「這...可能......他剛好早上肚子痛沒來吧......」
  我心虛的將自己的臉轉向一邊,輕聲地在口中唸唸有詞。

  「嗯哼,那麼可以等等麻煩你去學校福利社幫我買一罐咖啡好嗎。順便拿這個講義去印個四十三份回來好嗎同學。」
  「當,當然沒問題。」
  我能拒絕嗎?

  「那...那個,快要上課了。姊,我先回教室去了。」
  在旁邊無事一身輕看著好戲上演的小公主就這麼突然在一個好時機中插入這句話。原本想趁這個機會好好瞪回去詢問這是怎麼回事的我。就這麼一轉頭過去就看見他人已經消失在走廊的盡頭,留下我跟鬼畜導師兩個人尷尬無言的獨處機會。

    ****

  「唉......還有誰能比我哀的阿。」
  當我自言自語講著這句話的時候,已經是我趴坐在自己座位上的時候了。我拿起了那罐被導師唾棄到不行的檸檬茶就這麼喝了一口以後,無力的趴倒在自己的課桌上頭深深嘆了一口氣。

  「哈!別這樣啊,人生總是有不如意的時候。不是有一首歌是這樣唱的嗎?人生海海就親像要......」
  「夠了!」
  「嘖嘖,你竟然無視這治癒大地的歌聲。」
  「......」
  恐龍會滅絕完全都是你害的吧?當然考慮到將這句話說出口可能的後果與下場,所以我將這完美的吐槽收進了自己的心底。話說起來,還不都是你叫我去買什麼檸檬茶才會讓我落得如此的下場的,你還有什麼資格安慰我啊,你這個死小孩。

  「喂,明天把電腦帶來好嗎?」
  「不好。」
  「別這樣嗎,帶來借我玩啦。」
  「喂!那邊的檸檬茶同好,要講話傳紙條好嗎!」
  停下了講解到一半的か與が曖昧關係的老師,就這麼手拿著粉筆指的在底下不斷竊竊私語的我跟由萌說著。而我跟由萌則保持著 一_一 ←如此般的眼神回望著老師。不過也因此讓我開始在意起一件事情來了。

  「耶,我們導師叫什麼名子?」
  「阿災,暗算她以後明天報紙就會登啦。」
  「Good Job!」
  可能這句英文還不能表達我對於由萌回答的滿足,我舉起了我的大拇指大大的對著由萌比了個讚。


  在過了約漫長的幾堂課程結束以後,終於迎來了學生們最期待的放學時間。我朝著走廊的方向走去在門口附近大大身了個懶腰。就在我呻吟到一半之時,伴隨在我呻吟聲中我聽到了一個讓我雞皮豎立的聲音。

  「喂!給我等一下!」
  「......」
  不好,好像從哪裡傳來了惡魔的聲音。我立刻停下了伸懶腰的標準動作五部曲,然後準備好起跑跑動的卍字形姿勢。就在我另一隻腳正打算展開探索牛頓力學的實行體驗之前。我的領子就這麼被另一股反方向的力量給揪住了。而這項偉大的力學研究逃跑計畫宣告終止。我頭也不回的就直接背對著那名讓這重大物理研究中止的犯人說道。

  「......有何貴幹阿,小朋友。」

  叩!

  「阿,好痛!」
  頭頂直接就這麼挨了一技。

  「明天要帶喔。」
  「妳...妳還不死心阿!」
  「不帶,你明天就別出現在我眼前。」
  「......」
  「就這樣,掰啦。」
  「......喔。」

    ****

  從學校告別了由萌回到家後,我將書包隨處朝著櫃子上一擺。手上打開了剛剛於便利商店購買的飲料,慢慢朝著擺放著電腦的小茶几前去。

  「今天總算有時間來享用我的電腦啦,久等啦夥伴。」
  說著的同時,我按下了電腦上的開機鍵。黑白相間的開機資訊畫面開始在我的眼前跑動著。我就這麼拿起手中的飲料喝了一口,開始等待著電腦啟動作業完成。

  歡迎來到暈倒XD系統,「萌的僕人」歡迎您的使用,
  請愉快的使用此OS。

  「......」
  話說...這該死的使用者名稱能不能換掉阿,這實在是對精神衛生不太好耶。阿,不管了。先上網路再說。不知道她在不在呢,好一陣子沒有跟她說到話了。
  我安裝完常常在使用的即時通訊軟體,輸入了自己的使用者名稱與密碼以後,焦急的等待登入作業的完成。

  柚子開花
  正在登入...請稍等......

  登!

  登入作業完成後,一大排的使用者清單迅速地出現在我的眼前。然後我開始在這密密麻麻的名稱中尋找著自己想要確認的目標。在一個可愛的 O€< 表情符號的後面,我發現了她。二話不說,立刻雙擊了滑鼠左鍵,眼前彈跳出一個對話視窗來。這背後所聯繫的對象正是我那長年相處的網友「可可亞」。

  「嗨,可可亞。有沒有給他很想我啊?不用整天守在電腦前等我啊,這樣我會不好意思。」
  ......沒回耶。
  「裝死喔,快點回魂喔。可愛的柚子出現了耶。>_O啾咪。」
  ......還是沒回耶。
  「再不出來柚子要生氣啦。>_<"」
  ......就這樣陷入了無限自言自語裝可愛模式中的柚子,孤單的三十分鐘後。

  「阿!快出來啊。我好無聊啊,不要無視我啊。對不起我不裝可愛了,不要不理我啊!」
  ......使用者正在輸入訊息

  「哈囉,好久不見。」
  「妳死去哪了?QAQ"」
  「呵呵,你不是說你不會再裝可愛了嗎?還哭什麼。我剛剛在洗澡啦,你不是說過你應該都沒辦法上了嗎?怎麼還會出現?」

  「沒有啦...我買了台筆記型電腦。」
  「呵,這麼有閒錢怎麼不去買禮物來送我?這樣沒問題嗎,資金。」
  「呃......」
  「阿,說到資金我快要把錢存夠了呢。再過一陣子就可以買我想買的相機了。」
  「那也只是相機的資金吧?不是還要準備旅遊的錢嗎?」
  「是阿,等你準備阿。OWO」
  「耶...什麼!」
  「相機錢我出,旅費就交給你負責啦。」
  「疑!不是分攤喔?」
  「小柚子,相機貴貴耶。想撿現成的嗎?」
  「呃...我可以不拍照。」
  「......算了,你不用去了。我自己去就好了口亨!」
  「好啦,跟你開玩笑而已。我知道的啦。」
  「......你是不是嘴巴越來越不乾淨了阿?」
  「有嗎?我每天都有刷牙喔,最近還打算去拍黑人牙膏的廣告呢。」
  「......你...你覺得我應該回你什麼好?」
  「好啦好啦,只是忍不住想要逗妳一下而已。剛開學一直都被別人戲弄,不稍微平衡一下我怕我會去找心理醫生抬槓。」
  「戲弄?怎麼了嗎?」
  「呀,可以的話我希望妳不要用疑問句,我也不太想回想那些事情來跟你解釋。」
  「呵呵,好像還滿開心的嗎。」
  「如果真要如此的話,我還真情願過無趣一點的生活。」
  「呵呵。」
  「妳呢?打工如何了?」
  「沒什麼好說的,還不就那樣而已。」
  「是嗎?」
  「先不說這個了,妳那台電腦買多少錢啊?」
  「三萬多。」
  「這麼貴阿,省一點都可以環台兩次了。你還真花的下啊。」
  「還好啦,三萬多買個網路生活也不錯。」
  「說的也是,這樣無聊的話我就不怕找不到人了。」
  「對了,你大概決定什麼時候要環台嗎?這種事情還是早點計畫的好。」
  「大概是冬天吧,行程大概十五天左右。不過還是要等你放寒假。」
  「那大概是一、二月的時候,冬天很冷你確定?」
  「冬天才有機會看到最美的紅雲夕陽阿!O€<」
  「紅雲夕陽?那是什麼超自然現象之類的東西嗎?」
  「就是太陽快下山的時候,那短短的幾分鐘,太陽會把所有的光打在雲上。然後整個天空紅紅的一片,超漂亮的。」
  「喔......你這麼說的話...冬天的雲好像的確都特別的紅。」
  「嗯啊,很漂亮喔。」
  「不過這個詞是你掰的吧?」
  「唉呦,這也沒什麼好在意的吧。阿,我媽在叫我了,你先去忙吧。」
  「好,我知道了。掰。」

  可可亞離開後,我閒著無聊開始在網路上翻找著台灣各地網眾們所提供的景點資訊。

  不用說大家其實也知道了吧?可可亞是我剛接觸網路時所認識的第一號網友。當初網路聊天的盛行,還記得高中放學後就是三不五時跑到網咖裡面,一頭熱的栽進網海裡面的聊天室與各式各樣的人聊著天。跟她認識至今也大概約四年多了,這一切都還滿不可思議的。這長達四年的期間內,我們沒有見過面,也沒有試著使用電話聯繫過。就僅僅只是這樣網路上的關係不曾間斷過。就像是內心中存在著一個可以永遠對話的對象一樣,不管事發生了怎麼樣的無聊小事情,我們都能夠藉由網路的聯繫互相說給彼此聽。

  在我高中畢業的時候,我們在網路上許下一個承諾。就是哪天,希望我們能夠一起踏上這環台的偉大旅程。看遍台灣的所有美景,享受在不同地方毫無拘束的感受。她曾經跟我說過。有天,她曾經在一片森林的出口處望著天空哭泣過。她說她感受到了滿心的自由與感動,還說哪天,希望我也能體會看看那樣的感動。雖然我不太能理解她說的究竟是怎樣的感覺,聽起來像是誇大其辭的文學小說內容。不過我想試看看,想要知道她所說的究竟是怎麼樣的感受。可以的話我也想像她那樣因為很簡單的事情而感動落淚看看。所以我們決定了一同去旅行,這就是我們的約定。

  滴答滴答滴答......
  安靜的房間內傳來了白癡鬧鐘運轉的齒輪聲響,我稍微望向了放在床頭鬧鐘的所在處。

  「阿...十一點多啦......」

  就這樣,懷抱著滿滿睡意的我,昏沉沉的趴在放著電腦的茶几上
  沉睡過去......

  一點二十九分......

  「你還在嗎?」

  ......
  ......

  「柚子晚安......」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