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01

【輕小說】許下的約定 序章之二

序章之二完成ww
這次是還滿有愛的腳色。
最近新作品沒太多進度,目前在六萬字。
寫起來不會太累,因為都已經想好了。
只是打不完是真的。
花了非常多的時間在思考如何描寫整個腳色的情境過程。
開這個許下坑真的是有好有壞。
好處是不用被同一個作品給弄得心情很煩。
可以兩個作品互換著交換心情寫。
不過缺點就是,會兩方的作品都非常想寫...
就會變得有點不知道該寫哪個作品好。
下次預估會比較久才會生出序章之三。
暫時要把精力放回主作品中。
接下來就是非常重要的場景了。






序章之二

  「惡魔...」

  我跟站在我身旁的另一名「好像」是我超級好麻吉的少女,異口同聲的對著台上那名應該稱之為導師的人如此說著。

  事情是這樣的。要從我呆站在走廊上,不斷沉溺於少女情懷久久不能自拔的時候說起。差不多跟變態之間只有一線之隔,我就這麼一頭熱的沉浸在記憶中那名少女的體香中,然後像個傻瓜似的對著空氣小姐發出燦爛的微笑。
  應該是因為我的樣子實在是太詭異了而引起別人的注意。沒多久以後,我就被在校園內巡邏的女教官給抓了正著。
  那個女教官對我劈頭一問就是「你哪個班級的!怎麼會在這個時候在走廊遊蕩呢?」面對著如此恐怖的威嚇之下,我嚇得連到底說出了幾次「對不起!」都不記得,才終於沒有邀請進教官室裡面泡茶。
  事後,透過那名女教官告訴了我的班級所在處,終於到了自己教室的走廊下時,我卻不斷猶豫著到底該用怎樣的方式偷偷溜進去才好。不過一直掌握不到時機,又深怕再這樣下去可能又會再碰到那個可愛的女教官,在兩方難以抉擇之下,我鼓起了勇氣才終於妥協決定直接向老師報備。

  「對...對不起!老師我遲到了!」

  「......嗯?」
  講台上的老師跟未來的同班同學們,因為我這突然亂入的道歉,所有人都停下手邊的工作而注視著我。這輩子可能從來沒如此被人注目過,我當下緊張的直吞口水。就在我不知道究竟該如何解讀這沉默的同時,講台上的老師終於開口說話了。

  「第一天就遲到啊?」
  「對...對不起......」
  「嗯,算了。總之你先進來找個位子坐吧。啊!對了,先請你們去搬個資料吧。」
  「你...們?」
  「跟你一樣剛剛才進教室的人。」

  只見老師朝著我旁邊的方向指著,我也就順著指尖所提示的方向看了過去。
  而坐在第二排最前列,有個頂著金色雙馬尾的女孩正斯牙裂嘴的惡狠狠瞪著我看。


被她那兇猛的眼神給壓迫,我頓時臉色鐵青身體也不自覺得顫抖了起來往後退了一步。真要形容的話...那個樣子像極了帶有憤怒鳥眼神然後張著大嘴的蟒蛇一樣。難道我對她做了什麼嗎?還是他生理失調?無論如何...

  就在我下定決心未來無論如何都不要跟這名同班同學有所交集的時候...

  「對了!既然你們都遲到,那也不用客氣了。就坐在一起吧?角落剛好是空著的。」
  老師的一句話,就這麼讓我注定未來的每天都是黑白的了。

  「恕我無法奉陪......」當下我可不是因為沒種而沒能說出這句話,而是在聽完這麼恐怖的建議以後,我的下巴似乎就這麼脫臼了久久無法闔上。

  「你們就坐在一起好好培養遲到的感情吧,這樣下次上課的時候我點名也會比較輕鬆。」
  「......」

  喂!你真的是老師嗎?沒想到我們班的級任老師是個有著天使臉孔的魔鬼阿。講話也實在太苛薄了,完全不留情面...雖然遲到的我也沒有立場說就是了。所以我低下頭,最後摸摸自己的後腦勺有點心不甘情不願的回答道。

  「是...」
  「東西放好以後,你就直接跟你隔壁的好朋友去一趟教務處跟出納組把全班的課本還有傳單都拿過來。」
  「耶!就我們兩個人搬喔?」

  這不是開玩笑的耶全班、全班耶。你知道全班的課本有多少嗎?如果以十門課計算在成上班上大概有三十至四十個同學...

  這......數字太可怕了我不敢繼續算下去了。
  不想接受如此重大勞力的工作,我用有點濕潤的眼睛以及非常可憐的眼神望著老師,企圖博取他的同情。但是看穿我的意圖,絲毫不改鬼畜本色的她就用著更為尖銳的眼神回敬著我們說...

  「撒嬌也沒有用的喔,對吧陳由萌同學。」
  
  只見我身旁的那名嬌小的少女氣呼呼的嘟著嘴巴,然後用比剛剛見到更恐怖的眼神盯著老師看。最後應該是不滿的情緒完全爆發了,小老虎就這麼解開了封口器用非常火大的聲音說。

  「啊!你這個惡魔、惡魔!我才遲到了十分鐘而已,這個傢伙可是過了二十幾分才到的,你竟然要我跟她一起做苦工!」

  「這些話你不應該對我說的話,只能怪你們自己沒有準時進到教室而已。快去吧,教務處在C36教室,等等可能還有事情要麻煩你們呢。」

  「惡魔!」
  如此這般的...這就是整件事情的經過。




    ****




  時間來到廊下的我們,我跟我身旁的「好朋友」各捧著一大疊的書本走在炙熱的大太陽底下。
  雖然今天的氣溫沒有想像中這麼熱還帶有意點寒意,不過只要離開了陰涼處,立刻就可以感受的到今天的太陽公公似乎心情不太好。

  這一路上只見陳由萌一路氣呼呼地頂著憤怒鳥的眼神不發一語。生性膽小的我也不知該如何開口跟他對話才好。但是......好歹從今天起他也算是我的隔壁鄰居了。所以我非常努力的擠出這句話...

  「那...個......由......」
  「住嘴!一開學就找我麻煩,你這傢伙也是,害我要一起陪你背黑鍋!」

  我的努力就在這麼一瞬間煙飛雲散...當下的我有落淚的衝動。
  心理稍微抱怨著些什麼,不知哪來的勇氣,我緊接著就回嗆了她

  「如果我今天沒來的話就只剩你一個人搬了喔,你應該感謝我陪你遲到才是吧?」

  聽到我的吐槽像是想像了一下孤獨一人搬著書本的樣子,由萌那嬌小的身影不自覺地打起哆嗦。但是即使如此她臉上的表情依舊沒有從憤怒鳥變成喜羊羊。
  於是......我是這麼想的...

  這個人絕對是傲嬌吧...

  呀...不對不對!我怎麼可以隨便這麼想呢,這樣實在是太不尊重人了。他絕對只是比較害羞而已吧?看起來凶凶的樣子絕對是為了隱瞞自己害羞的情緒吧?他其實應該還滿開心我跟她聊天的。沒錯,我不能違背女孩子的期待,再試著跟她聊看看吧。

  「那個由萌同......」
  「叫你住嘴你是沒聽到嗎?聾子阿你!還有誰准你叫我名子的?噁心!」
  「......」

  看來是我自作多情,他絕對是在生氣......
  我決定再也不要開口跟她說話了,就算是期考忘了帶立可白我也絕對不要跟他借。

  「喂,你為什麼會來讀日文系?」
  「哈......?」

  正當我在腦海裡模擬著,如何在不跟鄰居說話的情況下,能夠順利熬過嘴癢的一整天的時候。這個剛剛一直叫我住嘴的女人竟然自己主動開口跟我說話了。由於我實在太過訝異了,就在自己毫無知覺的情況下發出詭異的驚訝聲。

  「你果然耳聾了嗎?我說你為什麼來讀日文系。」
  「誰...誰誰誰...聾拉!你自己剛剛一直叫我住嘴的不是嗎!」
  「你小孩子啊你?也太孩子氣了。」
  「......」

  我可一點都不想被你這麼說,你才小孩子哩。還有臉說我,這個幼兒體型!
  因為很清楚如果把這句話說出來會有怎麼樣的下場,所以為了安全起見,我決定正經一點回答她的問題。

  「啊......在填志願的時候,神突然在我的耳邊跟我說請勾日文系。所以我現在就站在你面前拉。」
  其實我說不出口,我只是希望能看得懂Galgame裡面的劇情而選擇日文系的。

  「哈?白痴啊你。」
  「有意見嗎?」
  「你難道不是為了看得懂遊戲裡面的劇情才選的嗎?」
  「!」

  疑!他剛剛有說了什麼奇怪的話嗎?還是那只是我自己的幻聽而已?常聽說有時候會聽到對方說出自己心裡迴響的話語......難道我學會什麼心電感應了嗎?

  「呃...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你真的耳聾了話就早點承認吧,我不會笑你的。」
  「......」

  嗚!這個傢伙真的讓人火大啊!

  「我剛剛說,你難道不是為什麼玩遊戲什麼的而選的嗎。真是的,別人講話都沒有在聽的。」
  「......」
  「你發什麼楞啊?還是被我說中了?原來剛剛說得天花亂墜連神都請出來了,只是為了掩飾自己是個愛玩遊戲的宅宅啊?」

  啊啊......我完全沒辦法反駁,該怎麼解釋這個天大的「誤會」才好?這樣繼續悶不吭聲就跟默認沒兩樣了,得趕快想辦法轉移話題才是。

  「哪有可能啊!我發楞是因為...沒想到你也滿懂得那些東西的,難道你也是個宅宅嗎?哈哈,不會你的興趣就是Cosplay吧?對了!你的雙馬尾可是很標準的蘿莉造型喔,我認識一個不錯的髮型設計師,我可以請他幫你染成綠色的喔!」
  「......哈?綠色?你說什麼蠢話啊?誰跟你一樣宅宅啊,看起來跟痴漢一樣。」
  「呀...其實我注意你很久了。其實你座的是早上六點四十分的莒光號對吧?」
  「......座...座你的鬼莒光啦!」

  碰趴──

  「啊啊!」
  這位剛認識還不到三十分鐘的「好朋友」很用力的一拳就直接打在我的右側肝臟上。由於力道還不小,頓時嘴巴抽蓄的我,噴的口水到處都是。

  「痛死了啦!」
  「髒死了啦!」
  「......」

  現在是在演哪門子的相聲嗎?我好想生氣可以生氣嗎?
  我一手環抱著書本,一手指著他的臉說道──

  「作為剛剛打我那一拳的代價,回答我一個問題!」
  「?」
  「你呢?怎麼會來讀日文系?剛剛神的耳語那招不管用了喔!」
  「明明都是妳自己在說的,你是不是精神病院裡面跑出來的啊?」

  完全無視我的幽默,沒有任何反應的由萌就這樣很氣定神閒的吐我槽。
  看到她那無趣的反應,我突然覺得裝幽默的自己實在是白痴一個。

  「我是因為爸媽都在日本,畢業以後可能會回去。所以......」
  「喔!你是日本人?」
  「不是...只是混血兒而已。」
  「原來如此。那你現在一個人留在台灣不會很寂寞嗎?還是你朋友很多?每天忙得不可開交?」
  「才不是呢,我......」
  「你......?」
  「算了...你呢?嘛......不用說大概也想像的到,每天就窩在家裡打電動的吧。」
  「......」

  喂!為什麼不是問號?你也太失禮了!

  「你才是哩,雖然我沒啥朋友,不過我可是有個很要好的網友喔!」
  「女的?」
  「是啊。」
  「......網戀。唉...真是老土。」
  「不是網戀啦!我說的不是那種,是朋友、朋友純粹的朋友,OK?」
  「......」
  「......」

  我跟由萌大概就這樣沉默的互看了十秒鐘以後......

  「唉...真是老土。」
  「......」


    ****


  隨後努力出賣肉體的我們。啊不是!努力用身體付出勞力的我跟由萌,終於把那個可怕惡魔所交付的工作給完成了。由於今天是第一天開學日,事實上只有進行資料交接以及事項交代等工作而以,並不會實際上課。所以在完成了所有工作以後,我們也很快地準備迎接下課。

  「有聚會的別太晚回家,記得打通電話回去喔。」

  只見講台上的惡魔老師,像背公式一般的傳達完注意事項以後,今天的開學校日也終於到此告一個段落。
  「明天見啦,我的好朋友。」
  因為終於放學了,所以我很開心的對我的鄰居朋友做了一個陽光式的微笑。

  「你幹嘛笑得這麼詭異啊?鐵定等等要去做什麼壞事的吧?」
  「嘿嘿!你聽了可不要嚇一跳,等等我可是要去敗光戶頭裡的錢呢。」
  「......然後去搶銀行?」
  「別擅自就決定我的行程啦!我是要去買電腦、電腦你懂不懂!」
  「嘖,死有錢人。你一定是在父母親的呵護下長大的對吧?」
  「才不是那樣呢。拜託,這可是我打工存下來的耶。而且房租也是我自己付的,怎樣?夠偉大了吧?嘿嘿,你可以儘量稱讚我沒關係。」
  「你不是住家裡?」
  「呀......我家離這裡有段距離,住家裡的話可能會每天遲到。」
  「喔喔...」

  搞不清楚剛剛我是不是很平常的跟他聊天。只見由萌一副死魚眼的眼神一直盯著我看,我也就模仿起她的眼神回盯著她瞧。理所當然在外人看起來像是兩個笨蛋在玩比看看看誰先笑的遊戲,所以絕對不可能交織出什麼激烈的火花來。就這樣大眼瞪小眼幾分鐘後,由萌終於開口先說話了。

  「走吧。」
  「耶?」

  當下無法瞭解他說的意思,我像是程式出錯的機器人一樣完全停止了運轉。

  「還站那邊幹嘛,走吧。」
  「去...去哪......?」
  「你不是要去買電腦?」
  「耶?」
  「感激我吧!本小姐可是特地抽空陪你晃晃的呢。」
  「......」

  我一點都不需要好嗎...妳這傢伙是不是很閒啊?
  「唉...」
  「你嘆什麼氣啊?」
  「沒事......」

  就這樣,因為完全找不到拒絕的理由,所以我就默默地選擇接受這個事實。然後我跟由萌一路聊著天,朝著附近的電子商圈前進。

  「妳怎麼會想跟我來啊?」
  「沒為什麼,反正這麼早回去也沒事做。」
  「對了,妳有電腦嗎?」
  「沒有,我是可憐的窮小孩。」
  由萌一面嘆著氣、搖著頭,擺出一副我是窮小孩的樣子。

  「如果是二手的話還滿便宜的喔,如果妳需要的話我在幫妳看看吧。」
  「嗯!你要買來送我?那我會偷偷把證件忘在你的包包裡面,這樣你就有時間提早準備了。」
  「......」
  這個女人說了什麼?誰可以告訴我她想表達什麼?

  「都已經在我包包裡面了,也不是什麼忘了吧?而且你都講出來了,要我如何是好?裝作沒聽到嗎?」
  「拜託,我都製造了一個這麼好的機會讓你知道我的生日了,這時候廢話還這麼多,你是男的嗎?」
  「......呀,我打從一開始就沒打算知道妳的生日。」
  「你就不能閉上你的嘴巴,默默接受這樣的事實,然後回去準備好禮物等我的生日到嗎?」

  看來陳由萌小姐非常希望有人在她生日的時候送她一台電腦的樣子......

  「是是是,快走吧。再說下去等等要送的就是我的身體了。」
  「你...你說什麼鬼!」

  砰趴──

  看來不用多說...我的肝臟二度受到直擊了。
  我發誓...下次再也不要站在站在她的左側了......

  隨後,我就一手護著腹部來到了電子商圈。因為實在是有點餓了,所以我跟由萌來到附近的料理店先行用餐。就這麼被無理取鬧的她給敲了竹槓,荷包頓時縮水了不少。理由還是因為我特別陪妳來了。拜託...我可是從沒召喚過由萌大小姐的喔。我不斷在心底抱怨著真是被哀神附身的同時,也在這莫名其妙的情況下,今天的目標物,電腦就這麼出現在我的手裡面了。呆站在電線杆底下望著夕陽西下,由萌一句「啊快晚上了呢,那我們去吃晚餐吧!」讓我嚇得半死。終於在我抵死不從的堅強意志下,我們踏上了回家的路程。

  「今天真是謝啦。」
  「哪裡,我也免費吃了一餐啦。這樣就扯平了。」

  原來這樣也稱得上扯平啊?我怎麼聽了這句話覺得心裡更不平衡了?

  「哈哈...妳等等怎麼回去呢?座車嗎?還是妳家離學校很近?」
  「應該還滿近的吧?大概二十幾分的路程左右。」
  「喔!那的確滿近的,不過我家更近喔!我的宿舍才隔了學校兩條街左右而已,就在學校附近那間便利商店的附近而已。」
  「嗯...那等等去妳家吧,我想看看你的電腦。」
  「......」

  她是不是說了什麼很驚人的話?難道我又換聽了?常聽說有時候會聽到對方說出自己心中迴響的話語......呀,不對啊!我根本一點都不希望她來我家啊!

  「妳......剛剛有說什麼嗎?」
  「唉...妳真的耳朵有問題嗎?我說我想去你家玩你的電腦。」
  「呃...我有拒絕的權利嗎?」
  「嗯......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呃...能不能饒了我,公主大人!」
  「前面那間便利商店對吧?」
  「......」

  聽人說話啦!你是故意的嗎?絕對是故意的吧!


    ****


  「我回來了!」
  「......」
  我先澄清一下,那句「我回來了!」是出自陳由萌小姐之口。一個人住的我,從來都不會有這種習慣。但是現在我怎樣都無所謂,重點是由萌這傢伙...難道要把我家當成她的秘密基地嗎?

  「你是故意的吧?」
  「什麼故意的?」
  「算了...沒事......」
  「來!快點給我讓我拆吧。」

  我就這樣連反駁的力氣都被抽乾,無力反抗的我,只能默默地讓她從我手上接過好不容易買到手的電腦。唉...我原本是想回家以後慢慢獨自一人享受拆箱的樂趣的。想想看,慢慢的把箱子拆開,一個一個從包裝精美的箱子中拿出精美的配件。然後再翻閱著怎麼看都看不懂的說明書,最後再從盒子的底部,輕輕的、輕輕的享受把電腦拿出來的快感。哇,我要哭了啦。連這種樂趣都被這個莫名其妙的女人給搶走了。

  「哇!好心動喔,我要拆了喔。」
  「......」
  你的心動是我的心痛。

  啪啦啪啦──

  「哇!還滿漂亮的呢。這個能夠馬上用嗎?」
  「......」
  我已經放棄跟她抵抗了。

  「好啦好啦,我來弄啦。等我一下。」

  就這麼完全臣服在這個女人的之下,我聽從他的話,將電腦處理好以後按下了開機鍵。

  「喔喔!開機了,再跑了再跑了。」
  
  只見坐在電腦前的由萌興奮的看著跑動的螢幕,然後傻傻地微笑著。雖然我不想承認,那個樣子還真的滿可愛的,實在不像今天她給我的第一印象一般。在過了幾秒以後螢幕上大大的秀出「歡迎使用暈倒XD系統,請登入你的使用者名稱。」然後由萌就像是很熟練一般的開始敲打起上面的鍵盤。

  「ㄇㄥˊ ㄉㄜ. ㄆㄨˊ ㄖㄣˊ」
  「喂!慢著,你幹嘛....!」

  登──

  「......」
  來不及了,這傢伙已經按下Enter了。

  「喔喔!還滿不錯的,螢幕還滿亮的呢。」
  「......」

  抱歉,我可以說一句話嗎?雖然很失禮。但是...拜託讓我講吧......「你給我去死吧!」

  「對了,現在可以上網嗎?我想查一點資料。」
  「哈......」
  不想多花力氣跟他吵架的我,就這樣深深地嘆了口氣以後,決定什麼都照辦了。

  「這間宿舍有網路,點一下KEY進密碼就OK了。來,這邊是寫的是密碼。」
  我將一張印有宿舍服務資料的紙張交給了由萌,然後她就看著那張資料開始慢慢設定上網表單。

  「喔!OK了。」
  「你想查什麼?」
  「世足。」
  「哈?世足?」
  「你不知道嗎?明年六月就是四年一度的世界盃足球賽了耶。我期待了好久終於又可以看到比賽了。啊,真希望德國隊能踢進前四強啊!」
  「喔,是喔。我對世足沒什麼概念,台灣不是除了棒球以外不太會轉播其他運動比賽嗎?」
  「才不是呢,因為世界盃多半在歐美國家舉行,這邊的LIVE時間多半是半夜,所以你才沒有看到的吧?」
  「哇!那不就要熬夜看世界盃?看個電視節目要這麼辛苦啊?」
  「才不呢!你不知道就算是為了世界盃,我被當掉了也無所謂!」
      
  只見由萌一臉陶醉的樣子,讓我開始好奇世界盃真的有這麼迷人的魅力嗎?
  不過我可是一點都不想跟她一起被當就是了。

  「嗯...那明年我也找機會來看看好了,什麼時候撥你在跟我說。」
  「喔!那明年我來你家一起看世界盃吧。啊,正好找不到朋友一起看呢,果然世界盃還是要一群人看才超刺激的。」

  他是不是又說了什麼很驚人的話?難道我又幻聽了?常聽說有時候會聽到......不對啊!我明明就是在想今天晚上究竟要玩超昂閃忍還是遙仰鳳華的啊!

  「呃...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又來了啊,你的耳朵還是去檢查一下比較好喔。」
  「......」
  「我剛剛說,明年世足開播的話有機會一起看吧!」
  「呃......我有拒絕的權利嗎?」
  「嗯...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能不能饒了我,公主大人......」
  「那就這麼說定了喔。好啦,我該回家啦。肚子好餓啊,回家吃晚餐囉。」
  「......」

  又來了啊,妳的公主病還是去治療一下比較好喔。

  「明天見囉,掰掰。」

  由萌話才剛說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逃離了我房間了。
  留下了傻楞楞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我......

  「......」
  「路上小心...」

1 則留言:

  1. 喔喔
    序章之二跟遊戲比較像了
    支持一下^^

    回覆刪除